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4、堂房议事免费阅读
4、堂房议事
    ()  孟优听糜家两位商说道蔡邕,一时恍惚,心想:这蔡邕不是此时正避难于江海吗?怎么会跑到益州一带,看来自己不能以史书记载以为真了,这三国有点乱啊。蔡邕可以不去江海跑来益州,那么别人呢?

    联想自己领地之事,将来必定有用到二人之时,没办法自己年纪尙幼,哪怕说的天花乱坠也难免被人看轻。这糜家可是大大的肥肉,想要结交还是要用些伎俩才行。想到这里孟优心里有所计较。

    “两位兄长见笑,见笑啊!年前获儿的确救过伯喈先生,因腿疾在此暂住半载有余,伯喈先生是个有大学问的人啊!

    我儿孟优天生体质羸弱,我本欲让优儿拜得先生为师,又恐先生以为我携恩情逼迫。唉,因此错过了缘分啊...”孟达说道此处叹息一声。

    “孟达兄,这有何难,这事可以包在二位小弟身上。就看你是否舍得你家优儿远行了,那蔡邕正好住在我们回江夏的路途之中。

    只要孟达兄您写封书信,备些银两,可供你家优儿三五年之用度。我再以我家兄糜竺之名美言几句,哈哈,此事可成啊!”

    孟达听到此处有所意动,本欲答应,观其梦游娘亲面有忧色。斟酌后开口道:

    “呵呵,此事甚好。待我与娘子商讨后,明日给予二位兄台答复。在这里先谢过兄台美意。”

    说话提议那人二十几岁年纪,名唤糜烂,是糜竺、糜芳的同父异母之弟,虽不是同母所生,糜烂在父亲死后还是深得糜竺器重。益州事物归其全权调度。

    糜烂自学习经商以来就一直活动于益州地带,与孟优阿爹孟达在少年时便有了很深的情谊,这次行商带着堂弟糜费主要是为了与各个城市和蛮族各个部落的交接问题,以后做了益州的话事人就不合适到处乱跑。

    二来,把孟获的金背砍山刀交予孟达,与孟达告个别。

    孟优听到阿爹说到此处,不由暗想,三国乱世已起,黄巾军开始作乱,自己怎样才能有所建树呢?要能跟随二位糜家商人中原,奠定下基础也是好事,看阿爹是有这想法的,只是娘亲有点不舍的自己。

    自己本身胸无大志,也不想争什么天下,但天下大乱已经是必然之势,自己也不能束手待毙吧,好在自己系统在手,天下我有。自己不争,也要给兄长和娘亲争上一争。

    加菲猫很是了解孟优的心意,用系统转换的语言说道:

    “老板,未来我们怎么办?不然你把我扔到城堡里吧!那里比较安逸,本小姐可以教教他们咖啡种植...”

    孟优表面装作听着大人们说话,

    “好吃懒做的东西...嗯?你是母的?”

    “老板,怎么说话呢?我是一只女猫,喵小姐。”

    .....

    吃饭期间,孟优并没有像从前一样闹腾,甚是知书达理,面对问话也是条理清晰,应对有方。

    糜烂甚至提出一些经商时遇到的难题,孟优都一一作答。让席间糜烂糜费二人更是惊为天人,再次劝说孟达让孟优拜师蔡邕之意。

    “孟族长,即便那蔡邕蔡伯喈不收优儿,我也保证请求我家大哥糜竺,给他找一更好的老师,优儿如此聪慧,滞留于山野之间,可别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孟达也不好再做推辞,于是象征性的问了问孟优的意见。

    “阿爹,两位叔叔,等优儿思考一晚上,我有点舍不得娘亲...”

    说话间,小嘴抿着,虽然极力忍住不哭,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掉。

    怀里的苗小姐安慰道:

    “老板,戏过了啊。想学刘备呢,老板从来善哭。老板基业,一半以哭而得成....”

    孟优娘亲刚要安慰自家优儿,却听得优儿怀里图腾兽发出一声‘畅快淋漓’的悲鸣,孟优年亲暗叹:以后有疼爱幼儿的人哩,伴生兽果然是和主人心意相同。

    “喵,亲爱的老板,请注意您手的部位呢...”

    孟优被加菲猫莫名其妙的叫喊吓了一跳,自己不就是惩戒一下你的言语不当吗?你至于吗?神经病啊你!

    孟优一面流泪,然后反手又捏一把。

    “喵、喵,老板人家被你撩到了....怎么办...怎么办?”

    孟优听到加菲猫花痴般的叫声,定睛往怀里的加菲猫看去...不由捂脸,丢人啊,貌似自己的手没有拿捏好部位。

    糜烂二人看到此景不由哈哈大笑,不知其中缘由,还以为蛮族传说伴生兽一事不见得什么谬论,孟达之子果然不是一般之人。

    糜烂又把目光看向一直呵呵傻笑的孟获,不由暗自点头,两兄弟这般性格是好事,一文一武孟家可期啊。不会为了争夺权位财产之类琐事产生兄弟隔阂之事。

    糜烂之所以选择帮助孟达,支持孟达,自己也有所考量。

    有一事别人不知,糜烂却知道,孟达汉人的身份事情。

    二人少年结交,引为挚友。所以知道孟达家祖上原本汉人,后其如何进入蛮族与蛮族通婚之事,孟达没有告知。这是私密,自己也不好打听。汉人能做到蛮族一支部落的首领,也是着实不易。

    糜烂不遗余力帮助孟达除去挚友、同族原因外当然还有别的想法。

    在商言商而言,糜烂看好孟达的实力和野心,孟达一直有统一蛮族的决心,其子孟获孔武勇猛,力大无穷加以高人点拨,必定上将之才,观其次子,小小年纪言谈举止更不是一隅之辈,孟家成就一番大业那是铁定事实。

    待三五年后,孟优学成归来,必定蛮族统一之时,取蛮族共主之位如探囊取物也。

    在商言商的话,这份投资还是值得的。

    席间糜家兄弟和孟达相谈甚欢,不觉间已是深夜,二人起身告辞,孟达将糜烂糜费二人,送去耳房让他们安歇。

    回来之时,孟优娘亲,孟获还有孟优,都在等待其归来,好敲定此事。

    “孩子他娘你是怎么认为呢?我是觉得优儿应该走出大山,看看中原,长长见识,能拜师更好,不能的话,也只当做一次游历。你若觉得优儿年纪太小,那就让他阿哥一同前去,没有异议就这般订了,至于图腾兽的事暂时就不要对族人提起了,等优儿学业有成归来再做打算。今日我便在这堂房将就一宿,你和优儿也好说些体己之话,好了,都歇息去吧。”

    孟获一人回自己的卧室,孟优今晚破例跟随母亲回到主卧室休息,这个时候的孟优母亲哪里睡得下,满心忧愁,一脸忧郁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