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5、仙人左慈免费阅读
5、仙人左慈
    ()  吃饭期间,孟优并没有像从前一样闹腾,甚是知书达理,面对问话也是条理清晰,应对有方。

    糜烂甚至提出一些经商时遇到的难题,孟优都一一作答。让席间糜烂糜费二人更是惊为天人,再次劝说孟达让孟优拜师蔡邕之意。

    “孟族长,即便那蔡邕蔡伯喈不收优儿,我也保证请求我家大哥糜竺,给他找一更好的老师,优儿如此聪慧,滞留于山野之间,可别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孟达也不好再做推辞,于是象征性的问了问孟优的意见。

    “阿爹,两位叔叔,等优儿思考一晚上,我有点舍不得娘亲...”

    说话间,小嘴抿着,虽然极力忍住不哭,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掉。

    怀里的苗小姐安慰道:

    “老板,戏过了啊。想学刘备呢,老板从来善哭。老板基业,一半以哭而得成....”

    孟优娘亲刚要安慰自家优儿,却听得优儿怀里图腾兽发出一声‘畅快淋漓’的悲鸣,孟优年亲暗叹:以后有疼爱幼儿的人哩,伴生兽果然是和主人心意相同。

    “喵,亲爱的老板,请注意您手的部位呢...”

    孟优被加菲猫莫名其妙的叫喊吓了一跳,自己不就是惩戒一下你的言语不当吗?你至于吗?神经病啊你!

    孟优一面流泪,然后反手又捏一把。

    “喵、喵,老板人家被你撩到了....怎么办...怎么办?”

    孟优听到加菲猫花痴般的叫声,定睛往怀里的加菲猫看去...不由捂脸,丢人啊,貌似自己的手没有拿捏好部位。

    糜烂二人看到此景不由哈哈大笑,不知其中缘由,还以为蛮族传说伴生兽一事不见得什么谬论,孟达之子果然不是一般之人。

    糜烂又把目光看向一直呵呵傻笑的孟获,不由暗自点头,两兄弟这般性格是好事,一文一武孟家可期啊。不会为了争夺权位财产之类琐事产生兄弟隔阂之事。

    糜烂之所以选择帮助孟达,支持孟达,自己也有所考量。

    有一事别人不知,糜烂却知道,孟达汉人的身份事情。

    二人少年结交,引为挚友。所以知道孟达家祖上原本汉人,后其如何进入蛮族与蛮族通婚之事,孟达没有告知。这是私密,自己也不好打听。汉人能做到蛮族一支部落的首领,也是着实不易。

    糜烂不遗余力帮助孟达除去挚友、同族原因外当然还有别的想法。

    在商言商而言,糜烂看好孟达的实力和野心,孟达一直有统一蛮族的决心,其子孟获孔武勇猛,力大无穷加以高人点拨,必定上将之才,观其次子,小小年纪言谈举止更不是一隅之辈,孟家成就一番大业那是铁定事实。

    待三五年后,孟优学成归来,必定蛮族统一之时,取蛮族共主之位如探囊取物也。

    在商言商的话,这份投资还是值得的。

    席间糜家兄弟和孟达相谈甚欢,不觉间已是深夜,二人起身告辞,孟达将糜烂糜费二人,送去耳房让他们安歇。

    回来之时,孟优娘亲,孟获还有孟优,都在等待其归来,好敲定此事。

    “孩子他娘你是怎么认为呢?我是觉得优儿应该走出大山,看看中原,长长见识,能拜师更好,不能的话,也只当做一次游历。

    你若觉得优儿年纪太小,那就让他阿哥一同前去,没有异议就这般订了,至于图腾兽的事暂时就不要对族人提起了,等优儿学业有成归来再做打算。

    今日我便在这堂房将就一宿,你和优儿也好说些体己之话,好了,都歇息去吧。”

    孟获一人回自己的卧室,孟优今晚破例跟随母亲回到主卧室休息,这个时候的孟优母亲哪里睡得下,满心忧愁,一脸忧郁之色。

    孟优娘亲回来后,辗转难眠。看着倒头便睡的孟优,心里暗叹:孩子终归是孩子,都不知道到什么是忧愁。

    孩行千里母担忧,自己怎么能睡得下呢,优儿阿爹看似商讨,实则没有征询过自己半点建议。

    孟优娘亲轻声哀叹,然后起身给孟优提了被褥,点起油灯。找到一双自己陪嫁时的鞋底,借着那微弱的光线,一针一线开始密密缝制。

    此时的孟优并没有睡去,看到娘亲纳鞋时那忧郁的背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暗下决心以后一定孝顺自己的阿娘。让她和阿爹过上从来都不可能想象到的好日子。

    孟优强打精神,拼出杂念,既来之就应该少些儿女情长,这还不是悲春秋的时候。

    孟优开始运转呼吸法尝试和意识海的系统沟通。

    孟优在吃饭期间无数次和系统沟通,均没有回应。这才让孟优不得不思考这事的可怕性,自己并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能够和系统建立连接。

    孟优不得不选择各种方式的尝试,站着尝试,坐着尝试,捏捏加菲猫再次尝试...加过,管用,在小猫的投诉后他又一次受到了系统的叮叮声。

    在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后,孟优确定这与他前世修习呼吸法存在呼应。提起这呼呼吸法,孟优想起了自己的*。

    那可是不得了的存在,原本小孩子过家家的事情,至少在孟优现在想来细思极恐:

    “我是仙人左慈,你可愿拜我为师?”

    孟优用手抹去脸上的鼻涕,轻轻点了点头。

    “呵呵,这需要考验才行,不是说拜就可以拜的哦,*饿了...”

    “哦,”孟优摊开小手,小手里攥着一块已经变软的奶糖,这是福利院中午才发放的。

    他犹豫着把奶糖递给面前这位头发胡须都已经皆白的老人。

    老人接过孟优手里的大白兔奶糖,迅速剥离糖纸,丢入嘴中,一气呵成。

    孟优没有觉得不舍,只是有点可惜...

    “哇...哥哥,那是我的糖唻。”孟优身后小丫放声大哭起来。

    那个叫做左慈的老人,先是一愣。然后对着孟优挑起大母指。

    “孺子可教,本仙人决定收你为徒了。还不跪拜!下面听好了,为师只教授一遍。”

    “这套呼吸法名唤“补缺”,补天之缺自我生始有,补神之缺我自遗失无。

    生而有名不是为师所造,自我有生命他就在我脑海里,就像天然孕育而生。任他再厉害的通天人物也不会知晓此法。

    有此法,他会在你修行道路上一路畅通。

    呼吸法之所谓补缺指补五脏,补以守,补六腑,补以通;补经络、经筋;亦补通也,补十窍;亦补以通,补血气,则有守有通。”

    这位叫做左慈的老人,用手指点孟优各个身体气穴。又示意孟优跟他一般,盘坐于地,面对天空,手悬于空,开始忽而长呼短吸,忽而慢吸快呼、长吸长呼、又或吸闭喷气。

    孟优虽然学的有点累,还是能跟上*的呼吸节奏,有模有样,时而长吁短叹,时而微弱无声。

    在孟优身后小丫看来,孟优哥哥魔怔了,不但把自己送给他的大白兔奶糖转手送给白胡子老爷爷,老爷爷教他做广播体操,好不值呢,这有什么好唻?

    孟优有几次不得不停止下来,有点胸闷,还头昏脑胀。

    最终还是再次打起精神按照这位便宜*所教授的方法继续练习。

    不过多时,孟优的身躯表面的毛孔中分泌出了一些肉眼可见的黄褐色物体,这些黄褐色杂质布满了孟优的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污秽之物。

    一旁看着的的白胡子左慈露出了一丝极其古怪的表情。

    “特奶奶个忒的,难道这就是天才?”

    孟优随觉身上黏黏糊糊,心情却是畅快,他只听从白胡子*的教诲:每日只需用此法从三关九窍十二舍走上一遍,最后汇聚于神阙穴。

    再然后,修习到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