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7、后朝墓志铭免费阅读
7、后朝墓志铭
    ()  “主公,您有没有想过,您带着*来到三国是违规的呢?”

    “呵呵,我带着系统来三国,难道不违规吗?”

    “....主公大人,我的意思是...很可能发生预料之外的事情,就算系统也无法解决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什么样的问题呢?”

    “主公大人,通过对您身体的各个大数据分析,云计算判断您的整套*存在危险性。

    主公,真正让系统做出危险判断的正源于您*的法诀,系统无法检测到你的*具体作用于什么,难道您不觉得这类似于一种玄玄吗?

    从系统领地到现实世界,如果您真的可以让逝去的英灵复活,那么,这个三国的世界将不会按照历史的步伐进行发展。

    系统将会强制升级,三国的世界将出现潜能觉醒者,世界将更加混乱。

    主公,请三思而后行。”

    “首先,我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我是不会让黎民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就算万不得已,我也会想好把百姓安置好,才是应对之策。

    其二,请不要忘记三国也有南华、左慈、紫虚上人、于吉等。我的*对他们而言算的什么?

    再次,很高兴你能和我谈心,虽然我知道您不具备人性,只是一个系统,没有意识的系统,我们现在谈这些东西是不是为时尚早了些?

    三国才刚刚开始,我不想被不确定的因素扼杀在摇篮之中。所以我需求拥有自保的能力,这是你所不具备的。

    哦,对了,说正事。等城主的期限已到,实在是没有办法,也只好从酒馆招募一名城主了!招募资金不会还是税金里面出吧?”

    “主公英明。”

    “....三国有那么多的人才,可是蛮荒之地不好找啊,此行我特么为什么穿越到一个孩子身上?这要是长大了的话也好办事这么小没有信服度啊。”

    “主公大人,你这样和我说话?”

    “哦,不自言自语。”

    孟优将桌上的水一饮而尽,孟优和小二打了声招,孟优把今天打卡的20文钱放到桌上起身离开,自始至终也没有再去关注那男女二人。

    待孟优出得酒馆,看着自己一望无尽的领地,愉快的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去休息,心想: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之所以解决不了是还没到该解决的时候。娘亲大概还没有休息吧...

    孟优走出酒馆顺着山坡小路下行,不经意间居然瞄到了一块墓碑,墓碑不稀奇,这本就是一片墓地。奇怪的是墓碑上的字。

    孟优再次定睛观察,但见在墓碑上刻有墓志铭三个字。

    下文依次是:

    初从文,三年不中,改习武。

    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

    又从商

    一遇骗、二遇盗、三遇匪

    遂躬耕

    一岁大旱,一岁大涝,一岁飞蝗

    乃学医,有所成

    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下面有一行小字,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晰。

    “享年五十有余,花甲不足,故,不能瞑目也!”

    梦游看完上面的字,不仅撇了撇嘴,开口向系统问道:

    “如果我没记错,这篇墓志铭的铭文,是宋朝宋神宗时期,刘文泽所写《杨一笑传》的一段摘文,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你不说酒馆招募,只能招募三国的英雄吗?”

    “是的主公,酒馆招募只能招募在野三国武将、名士,可是在您的领地中有可能发现一些特殊的人才。这要看主公的机遇。”

    “原来如此,这难道不违规吗?哦,这不重要。还是麻烦你以后但凡有事能一次说清楚。

    对了,系统阁下,您是否有名有姓啊?”

    “主公大人,我的系统号是188566。“

    梦游停住步伐,稍微思索,又问道:

    “你能不能查到城中所有人名字及坐标呢?”

    “主公大人,您的领地面板上有查询功能,不过查询的话,会动用领地税收资金,而且有些有特殊才能的人,需要花费更多的资金。偶遇请珍惜!”

    “嗯,好吧!那么我们先回去吧。”

    “主公难道不回去问问小二这位人才的下落?”

    “不了,呵呵,刚才那位长工便是。名叫刘泽恩。我生前曾经看过他的简历。

    号凌虚子,又号一瓢道人,自名杨一笑。宋神宗时期人氏,自云春分时所生。其人高逸不凡,狷狂放达,学识博杂,行事怪僻,每多奇谈异论。时人以之为异,是以为作传以记之。时人传其瞬时可通天贯地,且知过去未来。

    怎样传奇否?”

    “主公见多识广,但是我确定,初始领地里不会有此等厉害人物出现。哪怕以后也不会出现传说级以上的人物。”

    孟优没有理睬系统的回应,继续说道:

    “据说,刘泽恩之母名邬聪,乃天仙感应而生,且是数世*的好人,但在刘泽恩14岁时受玉帝之约重归仙界,再授神职。

    而这刘泽明,前世为上古神仙,自由自在,经历了世事变迁,但有一次他神游凡间时看到世间战乱纷繁,便决心下界拯救黎民。便投生于邬氏胎中,化身为人,经历人间苦难,用自己来感化众生。”

    说完,孟优仰头看着这个世界满天星空,哀叹道:

    “我请的是领主可不是大圣。

    我只是感叹,这样的人会出现在我的领地,这是好兆头。不管他曾经什么样的存在,我所不能征服的绝不录用。

    还有,何为传说级以上?好吧,你不用作答。引我回去休息吧。”

    当孟优的意识再次回到卧室。

    睁开眼,娘亲依然在给自己缝缝补,看到这一幕,孟优眼中隐现泪花。

    作为孤儿的自己,从未体会过什么是亲情,如今有了娘亲,真不舍得就此远行。

    那能怎么办呢?父亲之意已决,不是自己和娘亲所能左右的。

    开始,孟优还想把娘亲引入自己的领地,让娘亲做个城主也行啊,不一定管理的很差吧?

    虽说只要是现实世界的人,有意愿进入自己的领地,都是可以进入,可是出来就比较麻烦了些,需要城池放置。

    话又说回来,如果这样做,就算会不会吓到娘亲,阿爹也会把自己当做妖怪吧?孟优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孟优装作刚刚睡醒,小声说道:

    “阿娘!怎么还不睡尼?我还在等你睡觉呢”

    孟优娘亲听到孟优的说话,慌忙放下手中的针线,走到竹床,用手轻拍孟优的身体说道:

    “优儿,你先睡,阿娘啊,再给你缝完这件衣衫。马上很快的,一会阿娘就去陪你哩。”

    孟优从装做惺忪的睡眼中,看着娘亲红肿的眼睛,强忍住没当着母亲的面让眼中的泪水流下,轻轻‘嗯’了声,然后侧转身体泪流满面。

    不知过了多久,孟优也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