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12、简易口罩免费阅读
12、简易口罩
    ()  孟优被这突然的幸福给打蒙了,系统这怎么了?突然人性化了?

    不按套路出牌了?你给我个张辽,张文远?挺好,我很知足。可是这转盘的意义何在哪?

    当孟优察觉张辽的到来并没有给领地的居民造成太多骚扰的时候。孟优起始的担心也化为乌有。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想着凭空多出个人,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惊讶?会不会像娘亲一样目瞪口呆?会不会引起民心不稳?

    结果他们表现的很好,很镇定。就像原本这个世界就有张文远这个人存在过一样。这时的孟优突然就意识到,这些人与事距离自己接近触手可及,然而又是如此遥远。

    就像自己置身于一款游戏之中,这些npc们,他们也不会怎么想的吧?npc呢...

    更准确的说法,他们应该是系统人。

    那么张辽呢?一个在现实里的张文远被自己活生生的变成了npc?

    想不通的就无需再想,想不通的多了去了。比如我是谁?想不通嘛。那就先放下。

    ......

    孟优为了增进和张辽之间的情感,准备与张辽张文远今天下午促膝长谈一番。再细聊聊,让情感在深入一些,比方说想问问十五岁以前你都在干嘛?史书上没有记载啊,是否早有婚约?家中是否有老母、老父啊?等等一些有用的没用的家长里短,满足一下自己的作为小孩子的好奇。

    是的,苍老的灵魂存放在一个年轻的容器里,也能让自己感觉会更新鲜一些...

    孟优就在想满足自己八卦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一阵喊叫声,声音由远而近,身影也由小变大。

    “李社长,李社长,不好了,不好了。你家里出事了。”

    “别着急,慢慢讲...”孟优及时开口安抚道。

    “领主大人,社长家出事了,天...天花,社长夫人生天花了...”

    梦游一听天花二字,思考都没思考就喊道:

    “隔离,统统隔离。”

    孟优一听瘟疫天花,瞬间色变,刚才收了张辽张文远的喜悦之情瞬间被打得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你们,都特么给我分开,分开,彼此间隔一大步距离,都别动,李济赶紧给我想最近半月接触的人,越快越好。

    文远听令,一、把领地内的所有郎中都召集过来。

    二、让士兵挨家挨户隔墙喊话,城中出现瘟疫,万不得已不准出门,出门者报备里正,经过地方衙门同意方能出行。

    三、不所有行军帐篷都移到此地,我有大用。

    四、把李济家接触的人全部喊道此地来隔离。好了,你去办吧!

    这里可有管理地方事务的官员,城主下面的地方官员可曾到来?”

    这时从十几人当中走出来一位身材中等,体型微胖的中年人,身上穿着也不知道谁给制定的官服,孟优感觉low的不行,不过现在也没心情在乎这些了。

    “你取笔墨纸砚来。你是县丞?此事办好,你将破格提拔为第二副城主。”

    好嘛,刚提拔的副城主已经被隔离了,第二副城主走马上任。

    这让被隔离的老李很是心酸。自己媳妇,领主是准备放弃了吗?

    孟优却如临大敌,自己不至于被传染,可万一呢?系统不是说了,领地内外感同身受。他可不想把病毒在传到外界。

    系统这不是坑吗?这才建立领地第二天,就出现了瘟疫。

    别的孟优可能不清楚,但是对这天花再熟悉不过,小时候就曾经生过天花,这玩意传染性极强,对待天花,对于现在的医疗水平完全没有可以遏制的手段,只能用些增强免疫之类的药剂,虽说在明朝时期,出现过‘人种’的防疫方法,但事实证明危险性太高,仅凭自身的免疫力对抗。

    可谈到免疫力,这古代的习武之人还好些,平民百姓免疫力低下,虽说古话说得好: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单用细菌遏制细菌的方法在孟优看来非常之不讲究。

    孟优待见大家保持距离,各自不动,依然从他们表情看出了前所未有的紧张敢。

    “大家稍安勿躁,天花可怕,并不是无药可医,首先我们也先隔离控制传染渠道。”

    孟优示意送纸笔纸的那位官员,也就是此时第二副城主万顾,让其把纸笔放在脚下。

    这瘟疫实在非同小可,要谨慎待之。

    被隔离的官员们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孟优磨磨唧唧好久,像变戏法一样,不知从何处弄来一个不知什么材质所做的箱子,银光闪闪十分诱人。

    这铝合金制作的急救箱是从系统商城里头兑换的,要问哪里来的钱?还用问贷款呗!

    孟优取出酒精喷雾,在笔和纸上喷了喷。这才小心翼翼找了块青石,把纸铺在青石之上,想了想,按照现在口罩的原型在纸张上开始画起。

    说实话,如果没有注释和旁白的话,领地的大小官员根本不知道是画了什么玩意儿...

    一个简易的口罩图纸,就这样画成了,他把图纸递给那送笔之人。

    抬头环顾四周,孟优看到不远地方一处房舍,这大概是看顾农场不被山上跑出来的动物祸害庄家的居所,地方虽然小了点,难得周围一片空地。

    这才说道:

    ”准备稀疏的布料,类似于过滤用的那种布料,要多准备!“

    万顾答应一声就要回去准备。孟优将其喊住;”等会儿,你着什么急,我话未说完呢!”

    孟优又一次打开急救箱,拿出一卷绷带,把绷带拉出一截用剪刀剪断,然后把它折叠起来,又剪了一块绷带,缠成麻绳模样,当作口罩的系带。

    第一个三国时期的简易口罩就这样诞生了,仅仅是用一个绷带折叠了数十层,然后交给万顾,教会他怎么系带在耳朵之上。

    “看懂了吗?简单吧?挨家挨户收购稀疏的布料,钱领主府拨款。

    你把稀疏的布料准备好之后,运往此处。

    就按照我刚才的方式制作一万个,明早之前必须弄完,完不成任务,以后你的职位可能被别人取代,你就在家中赋闲吧。”

    随后孟优又用绷带制作了几个建议的口罩,分给李济等周围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