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22、妙龄少女免费阅读
22、妙龄少女
    孟优觉得领主府的无忧鱼功效,与家里的无忧鱼差那么点。

    味道是有那个味道,却没有和自己*相辅相成的牵引之力,也不能说没有,很小很小,不运转*仔细尝试,不易察觉。

    糜小姐吃着香喷喷的烤鱼,十三四的年纪哪有那么多愁善感,吃饭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

    随着吃饱心情的开心,糜小姐开始觉得小优弟弟先前唱的童谣还是不错,这可能就是他们民族的曲调吧!

    真的挺好听的。

    不过,还是没有手中的烤鱼好吃呢!吃完以后,还意犹未尽...

    三人每人才一条鱼,还是领主呢!是不是忒小气了些?

    糜小姐有点责怪孟优的待之道,再想想大哥糜竺是怎么对待素不相识的人,差距不是一般大哦。

    糜小姐又瞅了眼孟优吃鱼时狼吞虎咽的狼狈,唉!他还是个孩子哩。

    没有父母,一个人管理这么大的领地,好不容易的。

    糜小姐天真的想。

    其实,这也不怪人家糜小姐把孟优想做是孤儿。

    自始至终,她也没见过孟优的长辈,这事又不好多问,万一引起小孩子的伤心事,哄是不哄呢?谁又哄自己呢?

    糜小姐只能作此想法。

    可是这里真的没有什么吃的了吗?

    “主公,我觉得这鱼不简单,说不上为什么?可是与您教授属下的那套呼吸好像很是切合,对身体大有裨益。”

    quot哦,你也能觉察得到,甚好甚好。quot

    孟优挺纳闷,这到底是自己*渐进,无忧鱼失去了先前的作用,还是,领地的原因,无忧鱼本身功效减退?

    恐怕,只有再吃一条家里池塘出产的才能知晓答案。

    ......

    “文远,我们的糜小姐要在此常驻一段时间。明天李济来送粮时告诉他,让他差人准备一些日常生活用度。

    再让他雇用两位保姆,来领主府帮忙照料下。”

    “是的,主公。但不知,保姆为何物?让他如何准备?”

    一旁的糜小姐,听到谈关于自己的事,不由暗自神伤起来。哪有心思去想保姆是个什么。

    “...就是请两位婆婆来帮忙处理下日常家务。

    文远啊,交给你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吧!

    不要推辞,不要婉拒,未来任重而道远,主公我考验你的时候到来了!

    你是否经得起考验,就看你这段时间的表现了。”

    “主公,单凭吩咐。属下义不容辞。”

    “好,文远,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今晚就委屈你了。

    你就睡在此处吧,陪陪这位姑娘!也省的她一个人会孤单害怕。

    嗯,要不这样。

    文远,你这段时间搬来领主府这边住。”

    “...主公,可是...”

    “等等...小优领主...

    奴家觉得此事不妥,孤男寡女共处一地,会有损张将军和我的声誉呢...”

    糜小姐听得孟优安排,内心甚是不喜。

    让一个男子来陪我,是想坏我名声吗?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这孩子还是需要再教育才行。

    想到此处,糜绿筠不由嗔怒的继续道:

    “就算小优领主您无歹意,可您说的那些话语不合时宜,就算您还是个小孩,也要学会自重。也不能说些轻薄之话,来羞辱奴家。

    等等,哪里去,奴家还没说完呢...”

    孟优看糜小姐的脸色微嗔,言语多是责怪之意,说了声好男不跟女斗,告辞,起身便走,一点没有拖泥带水,找了没人处退出领地。

    糜绿筠跺脚冷哼一声,也没有理睬一旁的儒雅小将,扭头奔向正屋的卧室,独自生闷气去了。

    糜小姐原本对这小不点的好印象,被孟优的这句带有语病的话语给伤害到了。

    好感已清空。

    糜绿筠趴在竹床之上,把头蒙在被褥里。暗自抹泪...

    她只是感觉自己已经无依无靠,感觉自己很孤独,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自己也不敢说出自家姓名,只说徐州人氏,她怕暴露姓氏会受到要挟,给家族带来危害。

    这一天的心惊加上一路的劳累,再加上小领主的言语的轻薄,心中委屈又不敢对人言,不由悲切万分,痛哭失声。

    糜小姐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今晚睡格外香甜,她梦到了大哥糜竺和二哥糜芳,三人有说有笑,胖胖的二哥在糜绿筠的梦里还放了一个大大的响屁。

    ...

    孟优回来后,阿娘还没有收拾碗筷,孟优将就着把肚子填饱。

    听着父亲说起启灵山那边传来的消息,心情甚是愉悦。

    原来小猫听从了老板的建议,这一个月来时不时骚扰启灵山那边家畜牲口,也不知她使用的什么方法,启灵山这段时间耕牛、水牛、羊群里的羊丢失三分之一。

    好巧不巧,孟达所在部落,每天查点自家部落的牲口家畜时,都在不断增加。

    这让孟达一家人一度认为图腾兽显灵了。

    又听了一会,孟优和阿爹阿娘打过招呼,便打算回屋休息。

    孟优一直心心念念挂着糜芳的事情。没有糜芳自己没办法开张营业啊。

    今晚他不想再回领地,无聊下拿起桌上蔡先生遗留下的《春秋》。

    关二爷挑灯夜读,咱也学学...

    这文言文实在是把孟优搞得晕头转向,搁以前百度一下,实在不行买本带注释的。

    这看着看着,孟优哈欠连天,难懂啊!看了一会儿就想困觉。

    而就在这时,孟优突然听到‘吱呀’一声,卧室的门被打开了一道缝隙,一阵清风迎面吹来。

    不对,是香风!女人的脂粉香味。

    娘亲可从来是不擦香抹粉的,再说这脂粉香也太厚重了些,与前世的香水大相径庭,让孟优有些不适和呕吐感。

    恰在此时,从外面走进一位,穿着鹅黄衣裙的妙龄少女。

    孟优不由得大吃一惊!他吃惊什么?

    这位女子这身穿着很明显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而是穿越前工业时代才能生产的华丽衣裙。

    只见那少女裙摆上的羽毛艳丽非凡,这更加衬托了少女的典雅和高贵,葱葱玉手,肤若凝脂,耸立的山峰间,是探索着旅行的禁地。肩若削成,腰若轻柳。

    素雅无妆也难掩她国色天香的容颜,皓齿明眸,盈盈秋水。一颦一笑间,数不尽千般娇羞万种妩媚。

    少女向她款款走来...

    走路时优雅的摇曳身姿,摇出你一个神魂颠倒,曳出你个心旷神怡。

    这让八岁的孟优眼神迷离,差点起了生理反应,心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