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24、杨先生先请免费阅读
24、杨先生先请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

    ...

    天亮了,打卡了,孟优望着池塘绝望了。

    猫来了,喵来了,池塘鱼儿不见了。

    早晨起来,喵小姐真的不见了...

    曾经多少山盟海誓已化为云烟。

    因为你是光着脚踩在谎言上的猫咪。

    一切的顺从,都是你假装的温柔...

    ....

    孟优吃过早饭后,回到领地,四处巡视一圈,当想要会领主府后,才发觉昨天居然忘了建立坐标。

    孟优无奈之下去到合作社,正好问问,让李济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没有。

    孟优还没有走进合作社的大门,就从远处看到的一片热火朝天的情景,在石碾压好的场地上,垛起了山丘般的麻袋,麻袋里装满了稻谷。

    此刻已经有不少稻谷被投放在压的光滑场地上。

    五六个合作社的职员在挑挑拣拣,专门挑选个大饱满的稻谷。

    李济也在其中。

    孟优和李济打了个招呼,李济看到孟优后放下手中的稻谷,来到孟优近前行礼道:

    “主公,您说选种的事他们正在做,现在已经挑选好了两包,您看是不是给您先运到领主府去?”

    “那倒不用,我那领主府一般的马根本爬不上去,到了山脚下还是要人扛,我看你这里人手也不是很多,还是我自己扛上去吧!”

    “...主公,我觉得没这必要...您..”

    孟优一看李济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就来气,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麻袋高,就不能扛了是吧?”

    李济心想,你想抗就抗呗。两麻袋二百多斤呢。

    孟优心里想的却是,糜小姐可不是自己的下属,让太多人知道此事,并不是什么好事?人活一世,最怕流言啊!

    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流言善射。

    在外面万一传开,说我囚禁一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作为八岁的孩子,这罪名可担待不起,这样的诋毁小生,我真是承受不起。

    只能放在马车上,拉到领主府山脚下,自己和李济一人扛了一袋上山了。

    “我俩,一人一袋。”

    “...领主大人,我是文官。没有此等气力。”

    “文官怎么了?我还是小孩呢!扛着扛着就习惯了。

    对了,百姓安排种地的事,你办的怎么样了?”

    李济一听,这是定调子了,自己非抗不行了。摇头无奈道:

    “领主大人,正在按照您说的办法按部就班的进行。

    不过,按照大人您说的每人十亩地,他们实在是种不过来!水田还好说,旱田的话土地虽然肥美,适合各种作物生长,同样适合草的疯长。”

    孟优沉吟片刻,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在老师留下的书籍里,看到过这样一篇文章。

    叫[黄生借书说],开篇第一句,书非借不能读也。

    是不是只有种地主家的田才能种的?种自己的田就种不得了?”

    没等李济回答,孟优倒是来了兴致,把黄生借书说从头背到尾。

    “子不闻藏书者乎?……然天子读书者有几?……然富贵人读书者有几?

    其他祖父积,子孙弃者无论焉。非独书为然,天下物皆然。

    非夫人之物而强假焉,必虑人逼取,而惴惴焉摩玩之不已……

    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自己没有田地,心心念念希望自己拥有百顷良田,当你真正拥有田地时,又是一番光景。

    今黄生贫类予,其借书亦类予;

    惟予之公书与张氏之吝书若不相类。然则予固不幸而遇张乎,生固幸而遇予乎?

    知幸与不幸,则其读书也必专,而其归书也必速。

    这样,水田,旱田,各一半。

    告诉他们今年打的粮食越多,明年领主府奖励越多。不仅仅是奖励田地,还有更大的惊喜。有人如果今年的田闲置了,明年的闲置田地领主府收回。

    登记在册,次住户永生不得良田。

    听懂没有,李济李大官人?

    你现在差人把万顾喊来,我找他有事相商,你去备下车马,等会我俩一起回领主府。”

    孟优看着忙碌的李济,心里有些酸楚。

    虽然奖罚分明,百姓们赚了也是自己的。想想,每天只是除草,每人十亩地还不得累死他们...

    孟优暗叹一声,

    “唉,以前的世界都有灭草剂在这里可哪里去寻?”

    也不知前世记忆里杂交水稻的简易办法是否行得通!是否能和杂草争一争?估计是争不得。

    想到这里,不由自言自语的念叨出声:

    野草除不尽,骚风吹又生。

    “好诗、好诗,领主大人小小年纪好文采啊!”

    一人击掌赞叹道。

    孟优一看说话之人正是第一次来领地,走错酒馆碰到的老者。

    此人正是刘泽恩,号凌虚子,又号一瓢道人,自名杨一笑。

    孟优从一认识刘泽恩就不太喜欢,总觉得其是装神弄鬼之辈,不见得有什么大学识。因此压根就没想着招募他。

    按照传闻,这刘泽恩就是神仙级别的人物。列传这样记载:

    其母名邬聪,乃天仙感应而生,且是数世*的好人,但在刘泽恩14岁时受玉帝之约重归仙界,再授神职。

    刘泽恩前世为上古神仙,自由自在,经历了世事变迁,但有一次他神游凡间时看到世间战乱纷繁,便决心下界拯救黎民。便投生于邬氏胎中,化身为人,经历人间苦难,用自己来感化众生。

    孟优正想心事间,刘泽恩已到近前,鞠躬施礼。开口道:

    “听说领地现缺一席,某不才愿意领之。”

    “先生是说,城主之位?”

    “领主,聪慧。”

    聪慧你.妹啊,孟优开口就想拒绝。转念一想,你不是牛b吗?我先磨磨你的...,让你以后再装的时候掂量掂量。

    “请问先生,姓字名谁。家住哪里?”

    “鄙人杨一笑,家住城主府附近。”

    “杨先生,你既然毛遂自荐城主府一职,总要拿出些真才实学吧?要不这样,委屈先生您跟随我几日,我也好考察考察您的才干,您以为何?”

    孟优满心以为,刘泽恩不会答应此等要求,按照他自视甚高的格局,怎么会委曲求全呢。

    “领主大人提议甚好!一笑受之。”

    孟优真想扇自己两耳光,瞧把自己嘴贱的,娘的,给自己找了个老拖油瓶....

    “李济,你不需要跟随我上山了,有杨先生在呢。”

    “好的,感谢领主大人呢,感谢杨先生!”

    李济眉开眼笑道。

    杨一笑不置可否的也是一笑。

    “万顾快到了吧,不等他啦,我们直接去工事房。路也不远,说不好正巧碰上。

    杨先生,先请....”

    “领主大人,先请。”

    “不不,长者为先,还是杨先生请!”

    “那好,恭敬不如从命,我先请。”

    孟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