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28、风雨兼程两兄弟免费阅读
28、风雨兼程两兄弟
    ()  孟优用了月余时间把自己的领主府,搞得有声有色,景象一派繁荣。

    色彩斑斓的大色块田野,青翠的茶园,金黄的稻田,缤纷的苗圃;层层梯田、满山茶园围拢之下领主府风荷满塘。

    这月余时间糜芳先生也没有闲着。

    自从那日见了招募令之后,招募令的光华一闪没把自己带走,却招走了自己的妹妹。糜芳心道,这次自己恐怕闯了大祸。

    事情又没法跟兄长糜竺讲的太过透彻,这种事情只有喜欢白日做梦之人才会相信,和兄长解释,不定以为自己怎么坑害了小妹,责罚是免不了的,既然如此——逃吧。

    那日糜芳给糜竺留下书信,为自己准备好马匹,银两,再把自己的兵刃、铠甲一起打包,放在马背之上,开始了离家之旅。

    糜芳沿着脑海里的地形图,一路奔行,当真是风餐露宿,日夜兼程,糜芳为自己的吃苦耐劳,不怕困苦的精神感动不已,自己实在太牛逼了。努力减肥不成,无意间却减了十多斤。

    经过几日奔波,这一日糜芳行走到传说中的奔波尔霸、霸波尔奔双子峰之间的羊肠小道时,看到前面好多人围成一团挡住了前行去路。

    糜芳稳住身形,拨转马头,定睛观看,不出意外按照自己多年的经验分析,前面是劫匪毋庸置疑了。

    自己果然明智,那前面数十名衣着破烂的劫匪在围攻一人,被围攻之人也是衣衫破旧,好在身上披了甲胄,不然,里面的内衬与那劫匪很是同路。

    糜芳判断,此人身形必定矮小,不然身下为何骑一匹迷你战马,自己远处察看此人坐在马背之上和徒步的劫匪交锋,居然没发觉马的存在,糜芳不由得又对前面被围之人进行了重新估价,盘算着救这人的价值。

    被众劫匪围住之人,左手无力的下垂,必是有伤。

    右手拿着一柄匕首。不对...

    应该是迷你版汉刀。

    身后背有袖珍剑囊。和一把袖珍弓箭。

    在糜芳到来之时,十几名劫匪早已看到了他,本以为此人要么冲上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要么拨马而去。

    结果这人坐在马上愣是看了半柱香的时间。没任何动作!

    十几名劫匪和被围攻之人被糜芳撩拨得心里痒的很,心在希望与绝望之间徘徊游走的滋味,不好受啊!

    糜芳终于下定决心,作为一名合格的商人,就下此人的价值要远比看戏要大。

    不为别的,这种迷你马的品种几乎绝迹了,自己脑海里的主公又是个娃娃,这要当作礼物....嘿嘿。

    此人左臂之处很明显是被箭支所伤,即便如此,在几十人围攻之下没有一丝怯意,实力已经毋庸置疑。

    不管此人是谁?先救下再说。

    然后将其说服,跟我一起投奔主公,这也算投名状吧!

    希望主公不要把自己妹妹怎么样?

    糜芳不确定的嘀咕着:

    “主公不是那样的人。”

    说吧此言,双手松了松腰带,他是真怕自己一用力,肥胖的身躯把腰带扣给崩了,这才双腿一夹战马,得胜钩摘下兵刃,准备冲进战团。

    此时与劫匪作战的那人已经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众劫匪围攻此人久战不下,心里已是烦乱,眼看那远处摇摆不定的墙头草,终于下倒了...带头之人大喊一声,今儿特么风大,咱们扯呼。

    说完,数十劫匪顺着羊肠小道,扬长而去。

    糜芳看着贼人已经走远,赶紧下马,殷勤道:

    “不知兄台伤势可打紧,我这里有上好的金疮药,我给你敷上?”

    “感谢兄弟助一臂之力,不知小兄弟何方人士姓字名谁?以后我得势之时,必行报恩之事。”

    “惭愧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兄台不要太放在心上,鄙人姓糜,徐州人士。

    “不知道兄弟与徐州糜竺糜芳可有交情啊?”

    “鄙人便是糜芳,糜子方。不知兄台贵姓,何方人士?”

    “您便是子方兄啊,小弟这厢有礼了。我乃江南马忠是也。近来益州原本想投靠刘璋,怎奈此人懦弱多疑,不是贤明之人。于是想着暂时去徐州静观天下其变,今日赶巧碰到子方兄相救,却不知兄单人匹马这是赶往何处?”

    糜芳心中暗想,子方兄?你身子没我大,你岁数可比我大多了。敢情您这是没人收留,暂时去我们家混饭吃。

    自己离家出走,若说投奔云南,细想主公干过的什么大事?实在是想不起,主公做过什么给自己长脸的事情啊,糜芳眼珠一转,计从心来。

    “不瞒马兄,我是去往云南的。

    马兄,最近一直在益州难道没听说吗?

    云南之地出了个天选之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谓是三教九流,无所不知,诸子百家,无所不晓。要是尊这样的人为主,追随与他,将来定成大事,我们糜氏家族,准备倾尽全力辅佐与他。

    我大哥糜竺派我前来就是打个先锋,以后战略物资也会随之运来...

    不知马兄是否有意与糜氏家族合作共同辅佐明主,也好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啊!要知道,越早布局的人,越是受益匪浅。”

    糜芳见马忠有所意动。赶紧又趁热打铁的补充道:

    “马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你好好想想,我们生意人最懂得投资,我大哥糜竺什么人?莫非您真以为是仗义疏财?赢得个名声?

    告诉你啊,马兄,那都是投资,养着万余名食,奴仆千人,将来起事拉一支万人队伍小菜一碟耳。”

    有些事马忠没好意思说,其实他这次就是有意愿到徐州投靠糜家,向来听说糜竺疏财厚义,自己决定前去投奔。

    一来不用再过这饥寒交迫的日子。二来,其实马忠考虑的时候,也费了一些心思,也想过天下大乱,糜竺一定会站队,这么大的富豪,选择站谁的队,谁必定可成大器。

    自己空有绝技,报效无门。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今日碰上糜芳真乃万幸也!

    左右无事,不如与他同路,去云南看看,传说中的主公模样,心中也做好打算。

    马忠同意一起去云南,糜芳瞅着那匹迷你马内心高兴地不得了。这就是传说中那个草泥马...千金不换之物。

    马忠长得确实袖珍了些,但是身材匀称,皮肤白皙。

    马忠脱下上衣,让糜芳帮其拔箭疗伤。在此过程中,马忠吭都没吭一声,

    “果然真英雄也,主公一定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