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29、那些年吹过的牛免费阅读
29、那些年吹过的牛
    糜芳为马忠疗伤完毕后,糜芳问道:

    “马兄,还能骑马吗?咱虽不急着赶路,但还是越快到达越好,此地为汉中地界,快马加鞭的话离云南也要十几天路程,以后多是山路,崎岖难行,所以还是尽快赶路为上。”

    “老弟,我伤无妨,我们启程吧。”

    二人一路无话,日夜兼程,实在困了,就田野山涧露宿一晚,接着启程上路。

    别说,马忠的迷你马虽然袖珍,却不愧是宝马良驹。跑起来四蹄翻飞,且耐力极强。路程中还时不时挑衅一下伙伴,累的糜芳那匹枣红马时常口吐白沫。

    如此又行了三四天的路程,距离建宁城已是不远,二人快马加鞭,兴许天黑前赶到建宁城,好的话可以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喝上一壶好酒,睡上一晚好觉。

    这时节已是谷雨时分,天气依然凉爽,细雨绵绵,空气氲氤潮湿。

    糜芳、马忠终于赶在了天黑前抵达建宁城,二人找了家看上去不错的栈,让小二好酒好肉尽管端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兄弟真可谓是“酒逢千杯知己少,话似投机谎句多。”

    糜芳倒也想口吐真言,无奈实际情况不允许。这要是讲了真话,我家主公就是一山寨里的孩子。对自己来讲这是天命,天命选择了辅佐之人,那被自己辅佐之人不就是天选之人吗?这没有错。

    难就难在自己没有错,却偏偏怕说出来别人会不信。

    “我是天选之人,我可不是个神经病。那些话该说,不该说,这个还是很清楚的。”

    糜芳憋在心里不好受,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安慰了之后,反而更加不好受。

    于是不好受的糜芳硬生生憋出一句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一句名言,也可能几千年后诗人顾城借鉴了他这句话: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在版权之争上,想来是没有人会支持糜芳的。

    因为他诬蔑了顾城。

    马忠的心情和糜芳也差不了多少。他是这样想的,自己要是看着那主公不合适,便调头就走。追随主公是一辈子的事。岂能儿戏?

    二人酒足饭饱,这就准备离席。各回房间休息,明天还要早起上路。

    恰在此时,二人隐隐约约听到男子抽泣之声。断断续续的声音里还夹杂着长吁短叹。

    马忠腾地一下站起身来,人还未有走出栈,声音先传了出去。

    “汝男人乎,哭个鸟?”

    门外街道边,正坐着一位一十五六岁黝黑魁梧的少年,在没听到马忠的怒吼前基本已经控制住了情感,在听到马忠怒吼后,反而嚎啕起来。

    马忠听的甚是烦躁,内心那个腻歪啊,这特么不知道的还以为哥哥我调戏你这黑炭,大喝道:

    “小儿别在此处哭哭啼啼,影响大爷喝酒?”

    糜芳心想,这马忠人虽袖珍可爱,脾气可是火爆异常,还玩的一手好箭?这箭是怎么炼成的?好不可思议!

    糜芳本不想多管这闲事,可马忠已经管了,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有上前把男子扶起。

    打听询问男子姓字名谁,家住何处,因何事在此哭泣。

    这才得知,此人名唤蒲元。建宁当地人士,家中世代为铁匠为营。由于蒲元家打造的兵器等设施。远近闻名。张鲁也有所耳闻,为笼络蒲家,破格提拔浦沅父亲为味县县丞。

    事情就出在此处。

    这事发生在今年三月,蒲元之父刚刚接任味县县丞未到一年。

    张角、张宝也在此日相约信众打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旗帜,头绑黄巾为号,在邺城起事。

    那天,凡是不经意翻开谍报的各州郡官员,全都震惊得不知所措。

    任何一家势力的谍报,除去头条黄巾之乱之外,全都用醒目的标题写着“罪大恶极,童心炼丹”、“逃狱者何人,葛玄”,或是“味县县丞全家性命危在旦夕,史上第一狂魔逃狱前曾威胁全家”的骇人标题。

    这些大同小异的谍报内容其实就一句话:

    由于狱卒看守疏忽,现年二十岁,在味县衙狱等待押解汉中城的死刑犯——葛玄道人昨晚越狱潜逃,至今下落不明……

    葛玄,丹阳句容人。师承著名炼丹家狐刚子,属于天才智慧型选手。所谓“罪大恶极,童心炼丹”纯属子虚乌有。

    此人只是比较自恋,喝酒之后喜欢吹嘘自己,久而久之自认为自己就像自己吹嘘的那般,天纵奇才,寂寞无敌。

    这与长期服用丹药“五石散”也有关系。

    据说,这五石散是用quot钟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quot。搭配炼制,其药性皆燥热浓烈,服后使人全身发热,并产生一种致幻作用,实际上是一种慢性中毒。

    葛玄道人虽然二十几岁,却也算得上丹术有成,已具有非常丰富的理论、精湛的技术和足够多的实践经验。

    可以这么说,在成果上也可谓丰硕累累了。

    十八岁开始,从长安、洛阳一带已经名声显著。他的名声是自己吹出来的。

    葛玄道人与其他吹牛者不同之处有三点,一是只吹骇人听闻之事,凡是破不了的大案要案都是他做的,二是,自信是自己做的。三是有实力让别人相信那都是真的。

    如果只是这三点的话,葛玄道人也不会如此有名气。是什么让他如此出名呢?

    葛玄道人吹过的牛逼,太过逼真,官府总是要问询、调查、核实、定罪。官府当抓捕问询阶段才发现,葛玄道人每次都能逃掉,每次逃掉的手段都层出不穷。

    有时一阵浓烟、有时火光一闪,有时被并排铺在炕上,有时他们会看到一些羞羞的东西。

    这就致使葛玄道人跳过问询阶段直接定罪通缉。

    如果只是被通缉,葛玄道人也不会如此有名气。是什么让他如此出名呢?

    葛玄道人在荆州、益州一带流窜二年,这二年两州郡案发率是往年的两倍不止,无论大小案件的案发现场处都能找到“杀人者葛玄”“盗窃者葛玄”“纵火者葛玄”“芳心掠夺者葛玄”...

    终于,年轻的葛玄道人,在建宁味县喝酒吹牛时被小二下了蒙汗药,押解送官领取赏银。

    糜芳听到此处瞅了眼身后的店小二,店小二急忙道“你瞅啥,我是新来的,谁领了赏银还特么当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