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31、美人赐我蒙汗药免费阅读
31、美人赐我蒙汗药
    ()  听到这里的糜芳和马忠,在蒲元的描述下,神情变得有些迷醉,脑海浮现出女子的形象,二人的脑海里的漂浮的画面各自不同,唯一相同点处是:缭绕。

    二人年纪本就不大,马忠二十二岁,糜芳十七岁,这样的年纪对异性充满好奇心是正常的,拥有一些不符实际的幻想是可以原谅的。

    糜芳催促蒲元继续,马忠那暴躁易怒的脾气此时也缓和了不少,嘴上虽然没说。眼睛里痴迷的期待之色跃然脸上。

    蒲元此时却正襟危坐,拿酒壶为自己斟了满满一杯,一饮而尽。

    然后再次斟满,完全不复那个哭泣的毛头小子的憨厚可爱,眼中淳厚的化为一抹狡黠。

    这时故事继续。

    ...

    蒲元跟在女子身面,亦步亦趋,既不敢跟的太紧,怕女子以为自己心存歹意,又不能跟的太松,因为他真的很乐意欣赏女子那让自己骚心的步伐。

    不不,是看到牡丹的摇曳后...心生的向往。

    蒲元看眼下无人就大步地走向前去,走近后对着那女子说道:

    “姑娘,你不曾是什么花中之王。

    想来,你也未曾怀抱过什么富贵之想。

    只感谢老天爷让你拥有碧叶千章,比花还强。

    你的花叶既有色,也有香,不管是什么魏紫,或者桃黄,

    不管是秋红,还是冬霜。

    为何全部花瓣洒满我的心田,真有些...真有些让本公子,心神荡漾,让人惆怅。”

    “滚...”

    女子说完后转过身来,看了蒲元一眼,羞答答地又垂下了头。

    蒲元心想,这个“滚”好!“滚”字妙啊...

    再仔细打量女子容颜,暗暗赞叹:“好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可惜,不知道是家住何方...”

    女子羞怯的表情,粗俗的言语,将蒲元平静的内心抽打起层层涟漪...

    涟漪激荡开来,化为春潮:

    “小娘子见了我为何如此羞怯?言语又这般放浪,莫非....“

    蒲元的胆子不禁大了起来,忘记了这是西城,这是有名的乱坟岗。

    “小娘子家住何处?你在这又是等谁呢?”

    那女子抬起头来。

    ……

    店小二也抬起头来,看向糜芳和马忠,眼中掠过一丝疑惑。

    ……

    漂亮的女子对蒲元说道:

    “晚风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你什么都不必说,夜风惊扰我...”

    蒲元被女子的言语撩拨的一愣,第一次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以使人破防。

    女子没得到蒲元的回答,悻悻然地朝着城西的更西走去,一路向西。直到走到一片的树林,女子又回眸一笑。

    蒲元被女子的一颦一笑引得是春心荡漾,不自觉的又尾随其后,那女子见他跟来,脸上又是一片绯红。

    ......

    糜芳听到此处精神一振,刚才颓废低迷瞬间一扫而光,眼睛里的痴迷也荡然无存,精神奕奕道:

    “兄弟,继续...”

    他顺手扯了扯同伴马忠的衣袖,意思是老兄醒醒,精彩就在眼前了....

    马忠或许喝了太多酒的原因,也或许是奔行劳累,俨然已经不能回应糜芳的拉扯...

    “人不大,鼾声不小...这么大人了,没点警惕性!”糜芳没有再去理会马忠。

    此时已经是子时...

    小二打了个哈欠,嘟囔道:

    quot一点都不爷们....quot

    蒲元此时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忍住哈欠,强打精神继续道:

    ......

    蒲元跟在女子后面走了很久,一直走到一处破庙前,那女子突然回头说道:“喜欢我是吧?可有胆量随我进去休息一晚?”

    女子见蒲元有打退堂鼓的神态,轻蔑一笑继续道:

    “天波易谢,寸暑难留。公子就此别过吧!”

    ....

    “别啊...进去啊,进去...”糜芳焦急道。

    店小二...

    蒲元...

    蒲元无奈,提了提精神,继续讲。

    ...

    蒲元闻言,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于是赶忙点头应是。

    女子前脚迈进破庙,蒲元稍作犹豫,也跟着走了进去。

    那女子向着破庙后面的隔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脱外面的衣衫,蒲元见状心里高兴不已:

    “不虚此行啊,就说一路向西嘛...”

    正当蒲元一路向西之时,那女子却突然停下脚步,忽然转过身形对着蒲元说道:“你别碰我,再碰我就喊人啦!”

    ......

    此话一出,糜芳愣了。不由脱口而出!

    “你是不是中了人家仙人跳??”

    “那倒没有,他只是中了蒙汗药。美女赏赐的蒙汗药。”

    此时说话的不是蒲元,说话的是店小二。此时说话的也并不是店小二,店小二已经领完赏金不知去向。

    此时说话的是个女子,装扮成店小二的美貌女子。

    糜芳有点晕,他看到了女子的步伐就像一朵摇曳的牡丹,于是他就心生向往,哪里的向往最美好呢?

    答案是梦里。

    “他可真能撑啊...”糜芳酒桌上也恢复原貌的葛玄道人筋疲力尽的说道。

    “那只能怪你故事太过精彩,好好编你的故事不好吗?干嘛瞎扯后面一段?还*服,还破庙,还一路向西?这故事里是不是有什么我并不知道的隐喻?”

    假扮店小二的窦姿生气的问道葛玄。

    葛玄就是他对糜芳自我介绍里的葛玄道人,至于他说的那些自己“丰功伟绩”大多是自己杜撰出来,让故事更加生动,剩余真实的就是炼丹部分。

    窦姿,传闻,东汉外戚窦武之女,汉桓帝时窦妙皇后之妹。

    窦武,年轻时以经术德行而著名,名显关西。延熹八年(165年),因长女窦妙被立为皇后,于是以郎中迁越骑校尉,封槐里侯。次年,才有了最小的女儿窦姿。

    窦武任职时,辟召名士,所得两宫赏赐,也都捐助给太学生,得到士大夫的拥护。灵帝继位,拜大将军。

    辅佐朝政,不久,与太傅陈蕃定计翦除诸宦官。但因不听陈蕃建议,致使谋划泄露,结果兵败自杀,被枭首于洛阳都亭。

    窦姿据说被一道人所救,认为义女。那道人便是刚子道人,葛玄之师。

    会内丹之术,懂轻身,善易容。

    窦姿和葛玄道人因何在此迷倒糜芳、马忠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