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32、一次失败的出行免费阅读
32、一次失败的出行
    ()  次日,糜芳、马忠在刺眼的阳光照射下悠悠醒转。

    这一觉睡的昏昏沉沉,睡的头痛欲裂,睡得很是不爽,想抬手遮挡下刺眼的光线,才发现双手双脚被麻绳捆缚。

    昨日糜芳撑的时间要比马忠久很多,原以为蒲元中了别人的仙人跳,结果两人中了别人的蒙汗药。此时此刻的糜芳只有苦笑。

    糜芳对着同样醒来的马忠开口说道:

    “听故事睡着了?看马兄人长得如此秀气,咋就不长点心呢?

    昨晚你睡了以后,兄弟我可是与那道人大战三百合,如果不是那娘们上来帮忙,我兄弟二人怎会如此下场?

    对了,你是不是还在犯迷糊,奇怪道人是谁?女子何人?

    那道人就是那黝黑少年,女子便是那小二了。

    马兄啊,不是兄弟说你,出门在外怎能不长个心眼?别人的酒是能随便喝的吗?

    好了,马兄事已至此,你我皆被擒获,你争辩还有意义吗?”

    马忠听到此处,脸涨得通红,不由为自己争辩。

    “呜呜呜...呜呜呜。”

    “好吧,好吧,谁没有犯错的时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知道您的意思你是觉得愧疚了,没事,既然都已被擒,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呗。”

    马忠的脸涨得更红。就像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

    “呜呜呜。”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原来马兄被人堵住了嘴。

    我也没法帮你的,我现在也是只有一张嘴闲着。用嘴把你口中的布叼出来,这会让我很有羞耻感啊。”

    糜芳打趣马忠道。

    糜芳还有心情打趣马忠,自然是凭借自己的分析得到一个并不危险的信号。

    首先,如果只为劫财,恐怕自己和马忠看不到今天风和日丽的太阳。如果只是劫色....那睡在自己身边的就不会是马忠。

    那么,答案呼之欲出,就是劫更大的财!要么...劫一辈子的色。

    只要为了第一点,自己的身份肯定是暴露了。第二点的话,糜芳瞅了瞅自己凸起的肚腩,摇了摇头。

    或许,那女子就喜欢我的饱满多汁....唉,好羞耻。

    就在糜芳准备把马忠口中的布条弄下来之时,小屋的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

    从外面走进来一男一女。进来的自然是葛玄道人,窦姿无疑了。

    糜芳定睛细看,别说这窦姿长得确实水灵,就像...嗯,就像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

    糜芳见到二人进屋,并没有急着开口,只是笑眯眯紧盯着那女子,就像那女子的脸上真的有一朵花儿。

    窦姿被糜芳小眼睛这么一盯,弄得自己浑身不自在起来,没好气的开口说道:

    “你看什么看?再看小心奴家挖了你的眼睛喂狗。”

    “小娘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没有单纯看你,我是发自内心的欣赏,一朵妖艳的牡丹美丽。”

    窦姿听了糜芳言语,俏脸上居然泛起一丝红晕。不由扭头恶狠狠的剜了旁边的葛玄师弟一眼。

    葛玄此时的表情脸色如常,也笑嘻嘻的盯着糜芳。

    ”说吧,你们到底是为了劫财还是为了劫色了?”

    “呸,长得和猪头一样,还劫色,劫你个妹啊,劫色劫你这样的啊?”

    糜芳暗道,可不,我妹是给人劫了,主公就是主公,色已经劫,看来我大哥,这财也跑不掉了....

    “小娘子,怎么说话呢?冲你这句话我非你不娶。”

    “你居然辱奴家名声,找打!”说着话,窦姿就打算给糜芳身上添点颜色,这胖子实在气人的紧。

    身后的葛玄赶紧上前一步拦住师姐。对着糜芳、马忠开口道:

    “两位兄台,我们可是正经人!你可不能污蔑人啊,我们是既不劫财,你也别想着劫色。

    我们只是和商家完成一项交易。把你押解送往汉中,我们拿到交换物品,咱们各奔西东。顺便提醒你下啊,这一路上,如果想在嘴舌占我师姐的便宜,可别怪她对你不气。”

    葛玄趴到糜芳耳边,压低声音也继续说道:

    “兄弟啊,我师姐狠起来,真把你割了,送给张让。”

    糜芳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张让还好这口?

    糜芳不用猜,也能想到抓自己的人,是兄长糜竺。这至于吗?不就是离家出走?还用这样兴师动众?押解?

    这大哥真是心思全面,并没有告诉这些人自己是他的兄弟。

    估计,他这是怕别人再把自己绑票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啊,想来一对男女必定只是有自己的画像。

    即便是糜芳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兄长这么快就派人找到了自己,而且还把自己以这种方式秘密“逮捕”。

    糜芳和马忠觉得他们的智商已经被人放在地上摩擦过很多遍。

    马忠口中的布条已经被葛玄顺手取下,马忠还是没忍住怒道:

    “因为这事,你们就假扮他人,用这种下九流的手段坑害我俩,此举卑鄙*的很!”

    一个放冷箭的居然拿道义质问别人,糜芳有些疑惑,这一路上马忠可是没少自夸他的箭术,其中最厉害的一招叫做“无的放矢”。

    “你二人毕竟是武人,如果不用点计谋把你们抓住。单凭武力的话,万一对你们造成伤害的话,你们岂不一世英名扫地?

    还有,那小孩倒无所谓,胖子你是交换的人质,交换条件里讲的明白,不能伤及身子。不过,你要是以此为由调戏师姐,那就想错了。我最近刚刚炼制了一颗减肥丹,还没有试过药效...”

    “胡说八道,谁是小孩?给老子松绑,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你这要求不过分,我们会满足的。反正你也不在条件之内,带你去汉中,这吃喝用度也是不小的负担啊。”

    马忠刚要反驳,虚掩的门突然又“吱呀”一声,又进来两个人。

    一位老人和一位少年。老年人率先开口道:

    “哎呀,老弟。你也别怪老夫参与此事,我不这么做,你那兄长就要断我货源,无奈下我只有请窦女侠和葛玄道人帮忙了。”

    这父子二人自然是味县的县丞蒲庆和他的儿子蒲元。

    待看那蒲元的长相,与昨晚道玄道人假扮的蒲元倒有几分相似之处,黝黑魁梧,一脸憨厚的样子。

    看到老人后,糜芳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自家兄长是通过商会下达的委托。

    “蒲元还不去给二位松绑。”蒲元上前给糜竺和马忠松开绑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