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33、前出师表之前免费阅读
33、前出师表之前
    ()  窦姿和葛玄道人与蒲庆商量好以后,打算第二日启程,前往成都。在他们的计划里,马忠是被放逐之人。

    临行前,糜芳把马忠叫到身边,除去银两用度之外,还给了马忠一张纸条。

    这纸条就是糜芳脑海里的地形图。糜芳郑重其事的告诉马忠,到了五泉山之后去找一位叫做孟优的小孩儿,他会带你去见主公。

    见到主公后一定要告诉他:

    先父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徐州财务,糜竺接替,此事危急存亡之秋也。

    ...

    臣本商人,经商于徐州,苟全性命于钱财,不求闻达于厚禄,主公不以臣卑微,体满多肉,招募臣于卧榻之中,遂许主公以驱驰。

    本以为主公,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可无奈,幸运之环圈吾时,以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可是...却被小妹推开,尔来二十有一天矣。

    ....

    今当被俘,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糜芳对主公一腔热血,赤胆忠心,日月可鉴。

    为了不暴露主公之行迹,糜芳自愿甘做人质。哀哉,悲哉,惜哉,痛哉!

    主公不宜因芳之过错,举兵东上。解救吾于水火之中,陷主公于不义之内。

    当然,主公念臣之好,非要举兵东上,臣有一策...

    不知当讲与否?

    糜芳说到这里,瞅了眼马忠的表情。不由来气,说道:

    “忠哥,你可别话没捎到我家主公那里,就携款私逃啊?捎去话对我、你都很重要的,知道不?相信我,没错的。”

    马忠怒道:

    “哥是那样的人吗!”

    心里却想,惭愧啊,让糜芳老弟猜中了心思。

    糜芳不信任的又叮嘱一番,后来干脆把话写进纸条。

    马忠对糜芳的这种不信任的行为,感到很是不齿!

    我脸红啥呢?难道这就是不信任的羞耻吗?

    ……

    在这一个多月里,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领地被打理的一派欣欣向荣,生机勃勃,充满了美好的新气象。

    一切井井有序,有条不紊。

    兵营在杨一笑的治理下发展之快,新装备的武器之强,信心之足、让孟优感慨这才是百战之兵,百姓之师。

    李济掌管的农业及基础建设也是喜报连连。

    一排排民居房也接近完工,新增的两万多百姓终于不用再睡帐篷,马上就有自己的小院入住。

    百姓们的吃喝用度,在这季粮食没收获前,都从孟优城的官粮拨付。

    最近月余,领主府更是体恤民情,送来了大量已经屠宰好的猎物。据说押送货车是一位美貌与智慧兼备的姑娘。她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喵妖精。

    每位百姓都洋溢着澎湃的*,发自内心的喜悦。百姓们更是对领主大人对他们体恤与关怀,万分敬重,百般感激。

    工业和财务暂时是万顾掌管。

    百炼横刀的锻造,如了杨一笑的心愿加入天外陨石,由于工艺和技术的限制,一个月的时间仅仅锻造了五十六柄,能打造这么多把,当然与孟优为他们打开脑洞灌输思想很大的作用,促使锻造工艺有了质的提升。

    财务方面,万顾秉承了他的性格,严格按照领主制定的“三严三实”执行。被他人称为:“老顽固”。

    领地的事情千头万绪,至于后面诸多事务,目前情况领地也抽不出太多人力和物力来加大投资力度。

    领地的事就这样了,一切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家里的事...

    这几天孟优回家时,都是要从领地的池塘捞几条无忧鱼,来偿还加菲猫欠下的债务。

    孟优还有一个发现,以前万千宠爱于一身糜小姐,这段时间独得张辽的喜爱,孟优暗中观察发现,张辽和糜小姐这阵子总是眉来眼去,自己一旦回领地二人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最近的趋势是就算在自己面前也小动作不断。

    孟优真想大喊一声文远啊。主公还活着呢。

    孟优心想,这对狗男女是种地种出感情了?唉...

    这不是害了我们的阿斗嘛!

    喵妖精最近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的,也许是对偷吃无忧鱼存有一丝丝的愧疚,也许她就喜欢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这段时间为领地立下了汗马功劳。

    领主府这一阵的猎物堆积如山。无奈之下,孟优让李济召集人手把动物处理好,下水当作肥料,把肉赠给棚户区的居民。

    如果不是因为喵妖精性格多变,情绪化严重,就因为她做出的贡献,孟优真打算賞她一官半职。

    后来因为德不配位,孟优也就舍弃了这种想法。

    自打喵妖精偷吃无忧鱼后,孟优时常关注她在系统里显示的五围数据,开始一段时间喵妖精的属性如同自己见过的股票抛物线,上上下下,起起落落。

    让孟优开始激动的心情也被消磨的处事不惊了。

    终于,加菲猫的属性定格:

    加菲猫:

    统率:60

    武力:60

    智力:50

    *:50

    魅力:10

    嗯,固然突飞猛进,智力纹丝没动。

    孟优本打算让喵小姐也留在领主府帮着张辽和糜小姐他们看顾好刚刚种植不久的稻谷。

    喵小姐以不想做路灯下的小姑娘的借口,不愿意留下。

    孟优就劝啊,说你别忘了,你留在这里就是漂亮的小姐姐,你回到我娘亲的身旁,你可就是可怜的小猫咪了。

    难道你不想留住你永久的美貌吗?

    “不不不,我要告诉婆婆,你就是我未来的夫婿。”

    “你是不是想上天啊,做我媳妇,你最起码要年轻二十岁。”

    孟优说完,盯着喵妖精凹凸有致的身躯说道:

    “你这发育很不良,像是吃过激素。”

    最后在两个人的互怼下,去与留的问题始终未有达成一致。

    孟优也无可奈何,难道非要把她交给小白送走吗?

    关于小白。孟优这一阵子也时常找他聊聊天,说说话。关于之前承诺的问题,孟优只字未提。

    因为他心里明白越不问,小白心里压力越大,因为他毕竟已经不再是真正的系统,而和人是一个范畴。

    当然,他没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