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34、丙岛五寨免费阅读
34、丙岛五寨
    ()  领地的那些琐事已经基本落实就位,李济、杨一笑他们依照自己的想法,各就其位,各抒己见,各展才能。孟优没有给他们约束,暂时也没有一定之规。

    领地所有的一切,百废待兴,距离井然有序还有很大的差距。

    孟优觉得这段时间里,自己暂时不宜划下条条框框,限制李济他们大刀阔斧的改革,因为孟优深信: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现在劳烦孟优亲自处理之事,少之又少,孟优也正喜欢他们这种状态。因为给予信任,所以干劲十足。

    自己索性甩手不管,乐得清闲。正好利用这段时间了解下外面的世界。

    了解,当然是首先从家族开始。

    也许曾经是小孩的缘故,对这个世界的记忆很是模糊。

    经过这段时间和家人的相处,孟优知道,原来自己的族人并不是全部生活在这座五泉山上。

    五泉山东临项背山西靠邦肩山,从孟优家流下的五泉水与周围溪河汇聚形成无忧河,无忧河从“东半山”与“西半山”之间流过。

    当地族人也把项背山称作“东半山”,邦肩山为“西半山”。

    南黎寨、查界寨位于项背山,丙岛寨、北理寨和乘脍寨位于邦肩山。

    五泉山便是族人心目中的圣山,无忧河因为融入了五泉的水,也被称为圣河。

    大部分的族人都生活在山下周围的五个寨子当中,总人口五万来人。

    这便是丙岛五寨的图腾,虽然五寨人同宗同族、同一信仰,却无法改变五个寨子向来不睦的事实。

    在公元179年,孟达通过打压、拉拢、哄骗各种手段才把丙岛老寨周边的南黎、查界、北理、乘脍四寨与之合并。“丙岛五寨”横空出世。

    孟优的这些信息大部分是从饭桌上得来,也有些是和孟获闲聊时知道。

    孟优最近为了领地的事情已经废寝忘食,哪还有空闲时间下山去,领略丙岛五寨的人文与风景。

    这段时间领地的事情已经基本就绪,孟优也看看能不能力所能及的帮助父亲和阿哥。

    孟优也知道,要想帮助父亲,首要问题是解决自己人微言轻的事实,别人不信服,何来听信之说?

    他觉得在部落里唯一的突破口,肯定是自己的阿哥孟获。

    最起码家族部落里得有一个崇拜自己的人不是?他想来想去也只有孟获合适了。

    一是因为,毕竟二人是亲兄弟,年龄也相差不大。在孟优脑海中,打小这位兄长对自己十分溺爱。这就是兄弟情深,作为以前是独子的孟优来说,有这样的阿哥,想想就感谢小白他爹,把自己送到这里。

    二来,因了自己传授了阿哥简易呼吸法事情,阿哥在这段时间不说牛逼的突飞猛进,但是他已明显地觉察出自己身体的变化。

    孟获也曾很多次询问孟优这方面的情况。孟优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自己运转呼吸法遇到的难题和一些简易的解决办法一一讲解。

    再就是,阿哥素来佩服有学识的人,让自己去做学问,他就觉得困难至极,这就在他脑海中形成了读书人了不起的印象。

    孟优是从前世听过的演义和看过的小说里,了解并知道阿哥人比较直爽、豪迈。但现实情况,老实和尚并不老实,要不然怎么成就一方势力?把嫂子祝融拐骗到手?

    今天晚饭的时候,孟获就突然说起友邦山寨,他一位很好的兄弟的事情。孟优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到,这友邦寨子是他未来媳妇住的地方,那好兄弟也就是带来洞主无疑了。

    听了半天,孟优算是听明白了,这是他小舅子得了“智囊”,用过了几种方法都不甚有用,也啃过羊脖、鹿脖用来治疗,也就是以形补形,吃甲状腺补甲状腺。

    这大脖子病在这个世界可不新奇,总结前世的知识,大脖子病无外乎是五种原因造成。

    第一种是药物*,这一点在阿哥小舅子身上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第二点是压力大,当然这就更不可能,小屁孩子家哪有压力。

    经过孟优询问,带来也并无家族遗传史。食用卷心菜这一项,那就更不可能,那玩意在16世纪的时候才传入中国。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项了,缺碘。

    在这个时代缺碘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吧?特别是这个地理位置,身处内陆,海产匮乏,且地表经过千万年的冲刷,水土碘含量很低,很容易出现碘缺乏。现在的人们并不知道碘和甲状腺,没有科学手段去研究更没有循证医学的概念。

    孟优趁爹娘没注意偷偷告诉孟获:

    “阿哥,老师曾经教过我一些治病救人之法,你可以带我看看你那朋友的病情。我瞧瞧是否能医...就怕,他家因我俩年纪小不予信任。”

    孟获呵呵一笑道:

    “阿弟,随我去医即可,咋个不信任?已经死马当活马医了。再说你带上我们的图腾兽,保管他们屁都不敢放一句,哈哈....”

    还是阿哥牛啊,还敢这样埋汰自家丈人一家。叫着加菲猫还是算了吧,谁知道又会闯下什么祸端。

    午饭吃罢,孟优找了个借口就跟随阿哥下山,去带来洞主所住的山寨。也不知何时喵小姐跟在二人后面,尾随前行。

    孟获带领孟优专挑山路疾行,如果不运转呼吸法赶路,天黑前未必能够赶到带来的寨子。穿过丙岛寨、北理寨和乘脍寨翻过邦肩山后,眼前豁然开阔,这可比自己家的领地要好不少,遥遥看去就看到远处炊烟缭绕,村户众多,村村相连俨然形成了城镇规模。

    孟优不避阿哥啧啧道:

    “阿哥,这地方四面环山,青山叠翠,秀水涟漾,土地肥沃真是膏腴之地呢!阿爹有没有想法啊...”

    孟获听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

    “有,阿爹让俺想办法娶了那祝融妹子。阿爹也托人提亲过几次,却不知何种原因,带来的阿爹一直拖着,也不说是允还是不允。所以咱阿爹让俺...生米煮成熟饭。”

    这一家人...就是婆婆好。喵妖精暗自腹诽道。

    一路上兄弟二人边说边走。孟优和孟获说话时已经撤掉了所有伪装,孟获听到孟优有时说出惊人言语,也未作他想,仿佛早已习以为常。

    其实,在孟获修习呼吸法的那刻起,就已经不再把阿弟当作一般小孩子。

    孟获他相信神灵,相信有天才般的人物,更相信自己的阿弟就是天纵的奇才,因为他是神的使者。

    他不信,病恹恹被野兽咬伤的糟老头子,他有资格做自己弟弟的老师。

    骗谁呢,自己都保护不了,还会*?阿弟很不实诚啊!想来,是被那只猫咪带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