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35、带来、带来洞主免费阅读
35、带来、带来洞主
    ()  “阿哥,这地方虽是好地方,可有一点啊,一旦受到攻击,很难做出有效的防御。你看看周围群山环绕,两方人马倘若交战之时,”孟优一边说,一边拿着小树枝遥指着远处横插过青山环绕的山路,继续说道:

    “把唯一的官路两头封锁,然后火纵群山,这里将成为人间地狱,里面的人也必定九死一生,不死之人也会被瓮中捉鳖。

    如果到了那个地步,不但破坏了这大好的粮仓,恐怕伤及的最大的是无辜百姓。

    俗话说得好,小陆怡情,大陆伤身,强陆必定飞灰湮灭。

    若要他日东上,此地作为后方基地,是多么好的选择?这里幅员辽阔、地负海涵,我大概丈量了下,说沃土千里也不为过吧?

    要想得到此处,只易智取,不易强攻。”

    孟优之所以说这些,也是偶然听到孟达在家族议事上说起的话题。他只是把自己的观点阐述一下,假如能点拨一下自己的阿哥自然更好。

    孟优并不觉得这么浅显的道理别人会不懂,阿哥会不懂?他只是提醒有资格参加族群议事的兄长,在议事的时候做最清醒那个!

    孟获对阿弟的提议很有同感,特别那句,强陆则灰飞烟灭。

    “小优你说的对,阿爹与五位寨主在族群议事时,也说过此事。

    今年年尾,俺还不能和祝融妹妹把婚事确定,来年开春阿爹收拾完启灵山那帮兔崽子之后,就准备带领族人拿下此处。

    小弟你的想法和阿哥不谋而合啊,我也想把它作为我们以后的大本营。

    怎奈族里长辈不给阿哥时间,去征服我心仪的女子啊。

    谁都知道这是天府之地,不只是阿哥我在打你那大嫂的主意,那朵思大王、木鹿大王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可是,他们是爱情吗?他们真正窥觑是天府之地的富饶!

    他们为什么不强攻?想来和你的想法类似。阿爹一旦听信了咱族群里那几个老家伙的绝户计,恐怕此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哦...咱们说正事。

    阿优啊,阿哥这次带你来,只是为了多看一眼你未来大嫂一眼。

    别的过了今天再说好不好?至于带来,你能治就治,不能...”

    孟获一开始说话时还用力的挥舞手臂,霸气凛然,甚是*。却在说道祝融之后时,这位两米多高青年,眼里难掩那一抹温柔之情。

    ....

    后世谁说阿哥鲁莽?这特么鲁莽吗?

    二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就上了官路,官路之上行人颇多。二人停止了交谈,一个*岁的孩子竟说些不着边际的话,确实惊世骇俗了些。

    喵妖精一直尾随二人,凭借得天独厚隐匿天赋,自以为天下间能发觉自己隐匿跟踪的也只有老板了。

    孟优是在未进官路之前把喵小姐塞到背后的竹篓里的。

    喵妖精对老板这种不打招呼就撸自己的行为很是不齿,人家可是美女呢,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

    瞧瞧你背篓里的杂草,哪里配得上喵美女娇贵的身躯?哼...

    不过,念在老板的阿哥见到自己鞠躬行礼的份上,我就大喵不计小人过,原谅你咯。

    这可是自己未来的大伯哥哦,喵妖精趴在竹篓里幸福的想。

    .....

    顺着官路又走了一段距离,路上的行人也密集起来,小商小贩聚集在官路两边,叫卖着、吆喝着自己家的买卖,犹如市集般热闹,彼此操着不同的方言,说着自以为标准的官话,嬉笑怒骂之声不绝于耳。

    孟优尽管听不懂大多数人地方语言,心情却无比的美好,就像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自己那些温馨的时刻...

    二人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吙域寨村最大的宅子。

    还未进门迎面就碰上一位身材高挑,黝黑亮丽的女孩。

    女孩左手挎着小竹篮,路过二人旁边时看到孟获冷哼一声,又瞥了眼孟优,然后奔着集镇的市场而去,想来应该是买菜去了。

    等女孩走远,孟获对着孟优说道:

    “阿弟,我中了她的蛊。”

    孟优被孟获的这句话给吓得不轻,蛊这玩意只听说过,却从未有见过。

    这是有多么爱阿哥才会下蛊呢?莫非这种的就是所谓的同心之蛊?

    “阿哥,这女孩是谁?带来的姐姐祝融吗?”

    孟获望着女子渐渐远去的背影愣了有一会,才幽幽的点了点头。

    孟优不由关切的问:

    “阿哥,大嫂给你种了同心蛊?那岂不是..你一辈子只能娶她一人?要被嫂子约束一生啊。”

    “什么同心蛊?小孩你懂什么,阿哥是中了爱情的蛊。”

    我去,孟优这才想到阿哥所谓的中蛊,不就是精神鸦片“你好毒”吗?这是病啊,是一种叫做单相思的病。

    显然自己阿哥,爱情还未成功,单恋仍一直持续。

    看这大嫂的意思,对大哥并不是很感冒啊...

    自己是不是推波助澜一下?关于爱情,阿弟不大懂,但是蛮族的情话倒是知道一二。土味情话嘛....我懂得。

    进的院门,孟获就大声的喊叫道:

    “带来,带来,你获阿哥来了。今儿个,我把我阿弟带来。陪你耍...”

    就在孟获说话的当口,从西屋里窜出来一道身影,此人膀大腰圆,却明显稚气未脱,一个脑袋别人两个大...

    那脖子肿的像极了一个没有五官和毛发的脑袋。

    祝融阿娘此时也骂骂咧咧的跟在带来身后,

    “你这娃,一点都闲不住,没人喊你,你在屋里呆着。”

    在带来现身的同时,祝融的阿娘嘴上还说着:

    “小获啊,带来不在家呢...”

    “阿娘,俺在的,在的。经常听获阿哥说小优阿弟聪慧异常,我去瞧瞧!”

    .....

    今天是带来得病的第一百三十二天。

    带来顶着两个脑袋,呼吸不是特别顺畅。听得自己崇拜的大哥来了,这一激动,出现了莫名的压迫症状,感到呼吸更加困难了些,更不巧的是,孟获喊带来的时候,带来正在进食。

    这时带来在*、食物的共振作用下,更加难过。带来急切地想把口中的食物吞咽下去,却又意外的压到了喉返神经,说话声音有了些嘶哑,喘气更加急促,再加阿娘说自己不在家,他又想证明阿娘说谎,嘎...

    带来,带来洞主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