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36、切割手术之前免费阅读
36、切割手术之前
    ()  带来洞主扑通一声就跪倒下来,瘫倒在地。

    我去,这见面礼有点大呀...孟优反应不慢,就要近前搀扶。够快?可再快这时候能快过自己的阿哥?

    孟获自觉这事闹得有点大,本来就不招丈母娘待见,这下好了,把小舅子也搞晕了,于是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孟获和丈母娘在带来身旁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脑袋,乱了分寸的二人完全不得要领,瞎捣鼓一阵,带来洞主居然被这一阵瞎捣鼓给捣鼓醒了。

    睁眼的第一句话,就是还不忘冲着门外的孟优说:

    “小优...啊,赶紧...进来呢...”然后费劲喘着粗气扭头对着自己的阿娘,嘟囔道:

    “娘,都怪你!小优第一天来我们家做,你就这样对待我的好兄弟!”

    带来说话的同时就想挺一挺脖子,以证明给娘看,小优是俺在乎的小兄弟。

    这一挺。又差点背过气去。

    孟获听到带来的这句话,心里一阵感动。

    还好还好,没把责任推卸在自己头上,小舅子以后我会封你个大将军。孟获在心里许下了愿望。

    孟优看到带来不顾自身安危,还一心惦念着口中小优弟弟,既然机会已经给了阿哥孟获,自己也就不好站在原地不动了。

    于是急忙走上前去,对着祝融的阿娘和孟获说道:

    “带来哥这是大脑一时性缺血、缺氧引起的短暂的晕厥,没有什么大碍。咱们先把带来哥扶到座位上稍作休息。”

    “阿优,有伤勿坐。”孟获画蛇添足道。

    孟优让阿哥这句话给整的一蒙,今儿个什么情况?嗯?有商务座?

    孟优。使劲晃了下脑袋。以便摆脱这并不现实的荒谬的想法。

    孟优还是坚持的让带来坐在竹椅之上。

    带来在竹椅上稍坐后,精神有所恢复。

    祝融阿娘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精神好转后,焦急的表情也有所缓和,强忍着没去怪孟家两兄弟,怕自家宝贝儿子一不高兴又晕厥过去。

    眼不见,心不烦。

    可把自己儿子放在这里和这两兄弟一起,她又放心不下。

    带来虽然只有十来岁,心思也算得活络,他看见阿娘欲言又止的表情,开口说道:

    “阿娘,你若是不放心可以到里屋去。这二年儿子我,自打有了这个病后,哪还有人愿意陪我耍哩?只有获哥不嫌弃我的丑模样,隔三差五来找我耍哩...”

    祝融阿娘没好气瞥了眼孟获,心道:傻儿子,他那是找你耍?他那是为了来饱眼福的,不然哩?为啥老瞅着你阿姐脸蛋看,为你?才怪哩。

    看着儿子脸上委屈的样子,最终还是无奈一叹,走去里屋,放下门帘...

    带来看到阿娘走进里屋后,迫不及待的双手紧握住紧攥孟获的双手。

    带来的这动作孟获倒没觉得突兀。

    让一旁的孟优差点惊掉下巴,古人诚不我欺啊,一直听说,惠帝、成帝、哀帝皆有断袖之癖...

    阿哥不会和这带来洞主...爱慕融姐姐是假?贪图洞弟弟是真?

    带来摸索着孟获的大手,一脸诚挚的说道:

    “获哥,我阿娘和阿爹心里咋想,我懂。

    娘心里想的是你图恋姐姐的美色,我阿爹呢,认为你来找我,是贪图我家的领地。

    只有我懂你...

    获哥哥,你是两样都为,两样都想要啊。”

    孟获....

    孟获被带来揭破心思,嫩脸不禁一红。

    看破别说破,看穿不揭穿!带来老弟,你这是非要我在小弟面前破防吗?

    孟获的年龄还没有锻炼到,泰山压顶而不惊,无敌加之而不怒的境界,但可以把脸塞到裤腰带的水平,脸皮和腚一样厚。

    孟优...也是无语,心想:还以为自己八岁,天纵奇才。敢情,这年代的人都特么早熟,十来岁就知道这些道理?难怪融三岁能让梨。

    这让孟优一度怀疑,融三岁的“融”,到底是指孔还是祝。

    孟优看到尴尬在一旁的兄长,只好自己接过话头:

    “带来哥哥,难道你没有想过我阿哥来找你?是为了给你治病的吗?”

    “小优阿弟,这个我还真听说过,那只图腾兽能讲人言?你就是神的使者,拯救族人于水火之中,危难之间的神使...”

    孟优并没有因为带来的言语表情有任何变化,他只是默默的摘下身后不大的背篓。

    背篓里的喵小姐知趣的从背篓里跳出,孟获伸手去抱...

    喵妖精一爪子就印在了孟获的脸上,这还是看在老板的份上。不然,哼哼…

    喵小姐也是你随便抱的吗?以前我年纪小,现在我长大了。哼!

    带来看到这一幕,就有些信了...一向身手矫健的获阿哥,居然被那猫咪轻松的在脸颊上刻了一个五爪印章。

    孟优从背篓里取出早已消过毒的医疗器具,把包裹放在竹桌上铺展开去,简易折叠手术台、手术刀、一次性医用手套、绷带等等,总之大医疗箱里的物品样样俱全。

    唯缺一样,麻醉剂。

    麻醉剂,自己可以尝试用自己的*输出弥补。

    孟优今天就打算尝试一下,做西医的感觉。让三国初期的人看看切割手术是怎么炼成的。这时又恰好,华佗大师慕名来投奔自己...

    其实,孟优唯一担心的是手术完成后,留下的疤痕...

    如果中医医治之法,效果自然最好,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早在东汉初期的《神农本草经》记载,“海藻,主瘿瘤结气。”

    孟优知道的食疗方法也不少,像紫菜粥、海带排骨汤、猪胰淡菜汤、海带肉丝汤等等。

    孟优却觉得这些方法在带来的身上行不通,如果是初期自然可以慢慢调养,带来这病已经时间够久,不管是否会恶化成癌,目前切割是最好办法。

    当孟优展现出这些亮闪闪的东西,不但让带来洞主眼前一亮,一旁的孟获和在里屋里撩起门帘偷窥祝融娘亲给吓了一跳。

    这什么鬼?然而鬼又静止不动,鬼又未伤我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