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38、因为爱情免费阅读
38、因为爱情
    ()  里屋的芈商与其夫人,刚进门的黑妹子祝融,当然还有此时精神萎靡不振被大脖子病折磨的带来,他们的心情开始变的异常起来。

    后面那句“芈族混迹于妘姓一族南迁直至云南一带...后取代妘氏...”之话,可谓芈族秘辛,外人怎会知晓?

    杀人诛心啊!不,开刀诛心啊...

    “这是你们家族的过往史,接下来,我再讲讲融姐姐的传奇十五年?”

    孟优说到此处故意望向刚进门的祝融。这一刻,孟优清晰的从祝融眼里读到了一抹杀机,虽是一闪而过,却没有逃过孟优的感应...

    孟优怀里的喵妖精,仿佛也感应一般,“嗖”一下顺着窗户蹿出屋内,转瞬间不见踪迹。

    孟优没有理会喵妖精的异常行为,继续开口说道:

    “公元172年,八月二日。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紧接着巨雷震耳,一道天雷劈落在妘氏祠堂所供奉的妘家先祖身上,也就是火神祝融的神像之上。

    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神像被雷劈中,族中之人皆面带惊惧之色,惶惶不安。难道族里有人做过*人怨的事情?才使得上苍降下如此祸端。

    于是,那时妘氏家族的族长妘讯婓...”

    “等…等,你说…妘氏家族…?”

    “哦,带来阿哥,事情久远,要慢慢讲起。这位妘族长与你芈氏多少有些瓜葛,那祠堂供奉的先祖是你们的共祖。

    我们继续讲接下来的故事。

    妘氏族长命人把无干人等一并驱散,只留下在族里有威望的老人和管事之人滞留此地,这些人共同勘察结果,寻找缘由。

    经梳理、检查,他们惊奇地发现,火神的神像在天雷劈中之下居然完好无损,这让族中众人不由暗舒一口长气。

    恰在众人以为只是一场虚惊,即将转身离去之时...

    融姐姐,你猜猜,后面发生了什么?”

    孟优笑盈盈的望向进门不久的祝融。

    祝融在此时的孟获眼里依旧那么美丽,端庄,近乎完美的媳妇人选,结实而又修长的身材,每寸肌肤充满了爆炸式的美感。

    此刻孟获的身心已经完全陷入另一种状态。

    这就是他心里的蛊,耳边仿佛还有自己阿娘对这门亲事的认可,阿娘的言语依旧在耳边回响:

    “娘也很欣赏融儿的古铜色哩,能生男娃哩...”

    祝融看着孟优那张天真无邪的面孔,那双纯净的、黑白分明的眸子...

    作为玩火的自己,祝融能清晰的察觉到,出现在孟优双手间的火焰,不同于自身的火焰,这不是元素的本身,这只是孟优借用外力,用类似于机关的东西制造而出的赝品。

    这是假的火焰,没有一丝的*,没有燃烧的冲动,没有迸发的疯狂!

    然而...它却有一种魔力,能点燃一切欲念!

    对,就像更好用的打火石,火虽微弱,却又拥有毁灭一切的力量。

    祝融彻底抹杀了自己心里余留下的那丝的杀机。

    她本不是无情之人,哪有无情之心?一切皆为信仰...可...

    就这么妥协吗?

    当面对这张人畜无害的面孔时,自己为何内心颤抖,心里居然生出了一丝畏惧呢?

    祖先预言里的...生而知之当杀。

    现在这些貌似并不重要。祝融没有再理会孟优那带有挑衅的面孔。

    是的!没错!男孩子长得太好看,就是一种挑衅。长得白,更是不可饶恕!

    爱情?

    曾经听某人在自己旁边嘀咕过: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现在想来这些言语。并不是出自某人之口,而是其阿弟。

    此时的祝融思绪飘忽。

    云里雾里,没有的答案。镜中水中,谁将乾坤倒转?

    为什么不可以拥有呢?我喜欢获哥哥,无比喜欢。

    我选择妥协,不是因为那无比强势的小叔子,因为爱情。

    ...

    此时里屋的芈氏族长芈商身体开始轻微的抖动,遍体生寒...

    紧攥夫人衣袖的双手已经不自觉的划下。

    祝融的娘亲感觉到了自己丈夫的颤抖,她缓缓伸出手攥住自家男人的手。

    如果冰凉是一种温度,温暖也是。

    二者碰撞,冰凉不会更加冰凉,温暖却会有温度。因为爱情!

    带来洞主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为难孟优所提出的问题,仅仅代表他不看好这位比自己小的阿弟能治自己的病?他也是无意提出了一些比较有脑洞的问题。

    简单讲,无基础,不信任。

    当听孟优说到这些,他自己都觉得孟优所言是比较可笑的事情,并且相当扯淡。

    然而他却从刚进门的阿姐脸上表情,读到“认真”二字。

    孟优没有理会别人怎么想,事情既然做到了这一步,既然芈家没有人阻止自己继续说下去。那么,他只能的判断为,他们想继续听下去。那么自己呢?就不能优柔寡断,做坏人要有觉悟,何况这段历史也并不光彩。

    好吧,坏人他来做,好人阿哥当。于是,也只能狠狠心,继续说道:

    “恰在众人以为只是一场虚惊,即将转身离去之时...突然!

    一声初婴的长啼,再次撕裂了秋雷肆虐后混沌的暗夜,也恰巧在这时,神像上滚落下一件物品...”

    “小优阿弟,你来不是为治病的吗?”带来眼睛瞄了眼里屋,继续说道:

    “我认输,从小聪慧造就了我的夜郎自大的毛病。”

    “我倒是忘记了,夜郎国曾经的国主也姓芈。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关系?

    还记得你刚刚的说过的条件吗?希望不要因为你的夜郎自大而忘记。”

    这时在里屋的芈商夫妇也走了出来,为自己的儿子打圆场,其实只有芈商自己知道这只是给自己台阶下。

    芈商要比陷入爱情里的祝融和陷入亲情里的带来清醒不少,他只是认为这是孟获父亲孟达布下的局,至于当初的事情孟达如何得知,这才是芈商低头走出里屋的原因。

    因为他百思不得其解,那些知道内幕的老人,基本都已死去。即便活着的也已经被自己软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