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40、第一次手术免费阅读
40、第一次手术
    ()  当然,以上的部分都是传说,还有一些是孟优脑补的情节,故事不够精彩,也不足以对外人道来,多了一些画蛇添足的嫌疑,少了些油盐酱醋茶的人气。

    至少,孟优自己不足以相信,他还没有找到说服自己相信的理由。把道听途说以真实的形式呈现在芈商夫妇等人的眼前,这属于污蔑、栽赃陷害,侵犯他人声誉,诽谤诋毁...

    只是孟优听得小白说的这么精彩,难免有些走神,自己随着小白的故事情节进入到故事之中,他对故事里的祝融女神充满了好奇,外加一丝丝神往。

    孟优更佩服的是小白他居然把故事以画面的形式呈现在自己眼前。

    嗯,小白也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孟优觉得小白已经越来越有人味了。对于八卦,在孟优的认知里也只有人才会孜孜不倦,津津乐道。

    喵小姐清晰地感应到房间里危险气息已经荡然无存,仿佛从来就不曾剑拔弩张过,喵小姐小心的在对面的屋檐下徘徊着,她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因为胆怯才从房屋逃出,她只是出来散散步,溜溜食,最近自己一直在减肥,这个...老板是知道的。生我者,系统。知我者...小白。

    孟优搭建起简易的手术台,相应的手术器具一一摆放好。

    所谓的麻醉剂孟优是肯定没有的。

    孟优最初的想法是利用自己的*特性,让带来洞主陷入深层次的精神*,从而忘记自己身处何地。

    也就是让思想暂时脱离身体的局限,更完美放飞自我的一种形式。左慈老仙人把这种方法称之为“假寐术”。

    左慈的小本本上是这样介绍的:

    在对方精神絮乱、注意力不集中等受负面情况影响下,受方与施术者双眼对视时,在呼吸法的配合下让对方产生心灵幻觉,陷入深层次的梦魇之中。

    孟优觉得左慈的这*名字用的不够严谨,有待商榷。这特么明明就是催眠术嘛!

    孟优是这样想的,他也不确定带来会不会因为疼痛而苏醒,因此他也准备了第二套方案。

    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及威逼利诱、真诚恳求,郑重承诺之下,孟优说服芈商夫妇,让孟获把带来捆缚起来。

    孟优的解释其实挺简单,也挺有效果。只是说了下所谓的抗药性,及此病不治愈的后果。

    这也是对二位老人起到暂时的麻痹作用。

    这台手术对于孟优来说可并不轻松,内心甚至有些小小的激动。

    术前还不忘给带来洞主进行精神上的抚慰,给他讲了一个目前还没有发生的故事,关二爷如何刮骨疗伤,饮酒食肉,谈笑弈棋,全无痛苦之色。

    也许这个故事起到了作用,或许是孟优趁着带来洞主思绪放飞之际,施展假寐之术的关系。

    带来稚嫩的脸颊流露出坚毅之色,还有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之情。

    此时。孟优无来由的想起了前世的一个笑话。

    当东方不败拿到《葵花宝典》后,打开宝典的第一页,上书着八个大字。

    “要想成功,挥刀自宫。”

    于是东方不败忍着疼痛,切了。

    包扎完伤口继续*,又翻到第二页,赫然也出现了八个大字:

    “若不自宫,也能成功。”

    孟优此时的心情可没有东方不败那般洒脱,他倒是从带来洞主放飞自我的状态里,读到了东方不败那挥刀的境界。

    切自己的,只要够狠就可以,切的是别人的,是有道德底线的。

    由于初次做切割手术,经验不足。

    导致孟优手中的手术刀游离在带来洞主脖子方位,进行了很长时间拉锯...

    他的犹豫,让对面的芈商夫妇和祝融小姐姐的心脏跳动的很不规律。

    “主公,您到底切还是不切啊?您再这样犹豫不定,会让人严重怀疑你的水平和诚意。”

    “小白啊,他们怀疑是肯定的,一个八岁我,能让人持有多少诚意?不过,他们对我如此信任,我也是受宠若惊。小白,你告诉我这个世界真的有鬼神吗?”

    “主公,我觉得您多虑了。事到如今一切最重要,鬼神是切完之后的事。”

    孟优调整了下呼吸,仔细打量带来瘿瘤的位置。

    这瘿瘤全切除术是指一侧甲状腺全部切除,并非将两叶甲状腺全部切除,是瘿瘤切除术的一种。另一种是部分切除,保留对侧全部或部分甲状腺组织,维持所需的生理功能。

    这带来很明显已经过于肿大,严重到了压迫气管、食管的情况,至于会不会是癌症,孟优觉得这特么只有切过才知道。

    自己根本不懂,只是比着葫芦画瓢,按照小白提供的小册子照本宣科而已。

    有一点孟优敢保证,绝没有拿着带来洞主性命当作儿戏。他可以保证带来不会命丧于自己的手术刀下。

    .....

    终于孟优切割完毕,然后止血、缝合。在彻底止血后,放置引流,逐层缝合,关闭切口。

    孟优如果不是运转呼吸法,恐怕额头渗出的汗水都会滴到带来的伤口之上。

    孟优觉得以后要培养一位助手,不为别的,那样才显得自己像一个医生不是?而且有派...

    虽然控制住了自己手部、面部不流汗让手术进展顺畅,后背冷汗却没少流,当手术缝合以后,带来洞主幽幽醒转后,孟优还是被自己的劳动成果而满意,也被自己的成就打动了。

    这就是所谓的天才吗?

    这场手术把一屋子人弄得心惊肉跳,芈商甚是后悔自己居然会鬼使神差的让两个小孩子完成赌约。

    还好,看着醒转的儿子,精神状态却异常的好。

    带来醒来后,双手紧握孟优的手。

    “小优兄弟,我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

    “什么?你做到什么了?”孟优疑惑的问。

    “你说的那样,刮骨疗伤。”

    “恭喜带来阿哥,你摸摸你下巴是不是多了三缕长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