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41、无忧鱼搬运工免费阅读
41、无忧鱼搬运工
    ()  原本孟优还想给带来洞主开点盘尼西林,后来细想万一带来洞主青霉素过敏,自己这半吊子医生根本没能力再次施以援手。

    还是要尊重古代中医,中医的概念是在远古时代就提出的概念,先人的智慧应该得到尊重并应用于带来洞主后续治疗。中国人的健康还是要取决于阴和阳的平衡。

    虽然目前自己半吊子能力还不足以代表西医,至少可以三国的大拿们一启发,只要兼收并蓄,不故步自封,既立足于历史,又着眼于未来。有何不好?

    关键,小白也的确搞不到盘尼西林。

    孟优觉得自己未来任重而道远,这么艰巨的使命砸在自己的头上让自己倍感荣幸的同时,也确实汗颜...

    化学的工业时代即将到来!当然,这有待于以后的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开发研究,过程是枯燥的,工作是烦琐的,但可以找华佗嘛!可以招募大批医药爱好者嘛。

    任命华佗为孟优领地医学院院长,首席医学家、药物学家。

    即便是梦游都无可否认华佗才是这个世界外科手术的鼻祖。自己仅仅是门外汉,一个初学者。

    .....

    刚刚才把带来洞主的伤口缝合完毕,带来幽幽醒来,说了两句话的时间,芈商夫妇便目中无人的挤到儿子近前,一阵嘘寒问暖,这时刻病人才是重点,哪有在乎孟获、孟优二人的道理,心思都跑到自己儿子身上,是无可厚非的。

    看着儿子少了半大个脑袋,一时间二人还是不太适应。

    还好,见儿子并无大碍,只是偶尔因疼痛鬼叫几声,精神还算不错。

    这才想起,需要和大夫问询一下术后有什么禁忌之类,总需要调养吧?还有...自己家人对待大夫的态度是不是过于冷漠了?

    芈商调整好心态,转身将要对孟达这宝贝儿子表达一下,自己发自肺腑的内心感激之情时,孟获和孟优二人早已趁着天色未黑之际,与祝融告辞离去。

    孟优临行前叮嘱祝融道:

    “带来阿哥没事的,好好养着伤口。切勿大鱼大肉,一个月后自然会生龙活虎。

    关于身体调养之事,还是让芈商叔请寨子里的郎中去把把脉,阿弟我实在是没有行医的潜质。

    还有告诉芈商叔,带来说的我没放在心上的,真的没有。我也不会把此事宣扬出去,小孩子嘛,小孩子的承诺做不得真。让阿叔不要在意,当然,嫂子你一定要把我哥放在心上。”

    祝融让孟优这声嫂子叫的面红耳赤,祝融平时虽然性格开朗,却没开朗到未出阁前被心目中未来的小叔子人调戏,还装作没事人一样。还有那孟获...居然还对自己抛了个媚眼,双手拱起放于头部让人感觉怪怪的,痒痒的...

    蛮像心得形状哦...

    哼,这登徒子...

    祝融被阿爹的问话打断思绪,这才晓得那登徒子与他弟弟已经借着夕阳的余晖只留下了渺小身影。

    .....

    “小优啊,我比的怎么样?这玩意真的有用?不过看你比划确实蛮像心的...”

    “阿哥,放心吧,本来嫂子心里就有你,你就算不比心,她的心里也只能容你了,容不下那什么这鹿大王什么大王之类的。”

    “真的吗?小优啊,你是怎么知道这些奇怪的东西的?”

    “因为...

    我说师傅教我的,显然你也不太信,那就按照娘说的,我是神的使者啊...

    喵妖精,准备回家了...怎么着是想逃避一辈子吗?”

    “怎么会呢?,奴家生是老板的人,死是老板的鬼哩...“

    喵妖精眼看自家老板想要发作的样子,赶紧转移话题道:

    “嫂子看起来真的英姿飒爽哩...大伯哥,你看起来也是高大威武,帅气逼人哩..”

    孟获摸了摸自己有些粗糙的脸蛋,虽然觉得自己并没有图腾兽说的那般夸张,怎么着也配得上英姿勃发、气宇轩昂吧?

    不由很是开心的扭头对着孟优说道:

    “虽然阿哥不太懂,你和图腾兽有什么感情纠葛,但有一点阿哥是懂得!我们家图腾兽的确独具慧眼,阿弟一定要好好待她!”

    孟优听孟获这般说话,心底不由郁闷,我怎么会爱上一只猫哪?阿哥的脑洞清奇的很啊。

    “阿弟,要不然,回去后,俺去弄条无忧鱼奖赏给她,如何?”

    孟优一听无忧鱼三个字,原本漂亮而光洁的额头上瞬间布满了黑线。

    “算了吧...阿哥,阿爹知道你私自做主把无忧鱼送人,会怪罪你的。”

    “小优,这个你不用担心,俺最近发觉一件怪事,你猜怎么着?”

    孟获一脸狡黠的望着自己的弟弟,兴奋的说道:

    “你绝对猜不到,这段时间池塘的无忧鱼数量有所增加,而且增速有些迅猛啊,”

    孟优...瞥了眼趴在自己怀里的喵妖精。喵妖精在带来家可能过于活跃的缘故,此时趴在孟优的怀抱居然睡着了,而且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心道,不增加才怪,自己当了一个月搬运工...

    “这事想来阿爹阿娘并不知晓。再说图腾兽守护我们族群功劳莫大,吃条鱼儿又算的什么,就算阿爹知晓,也必然不会怪罪你我。”

    孟优听到此处,内心更是腹诽:

    说好的你帮她弄条,怎么怪罪起来就变成你我了?你可真是我亲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