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43、智力250免费阅读
43、智力250
    ()  四十三章

    “糜芳是何人,阿弟又是怎的识的此人?”

    孟获看了看自家兄弟,又扭头去瞧少年模样的马忠,内心不觉好奇,实在憋不住开口问道。

    “可能是我们家亲戚吧,不然就是我老师派来的信使。”

    孟优很想静静,他也不曾料到糜芳会派人来寻访自己,从徐州到此就算快马加鞭,怎么说也要一月余吧?

    可这糜芳,怎么能派个孩子来寻自己?这糜芳脑回路有点让自己摸不到方向啊。不管怎么说,人家大老远来顾茅庐,把人*了算怎么回事?

    孟优赶紧走向前去,亲自为马忠松绑。

    马忠算是明白了,这是找到正主了啊。马忠不由得眼眶湿润,泪水居然不自觉地夺眶而出。

    他娘的,委屈啊!早就该知道这是个陷阱,还是被糜芳算计了。这小胖子真特么不是个东西啊。

    马忠决定事情交代完毕,放下书信,找到草泥马,和自己武器后便转身离去,绝不在此停留哪怕一盏茶时间,既然糜家不靠谱,不是有刘家、张家吗?我有必要在你糜芳身上浪费时间?再说...自己仁至义尽了。去投靠江东孙坚也比你家强啊,马忠发誓,绝不拖泥带水。

    孟优组织了下语言,碰到和自己一般大的孩童,并且千里迢迢来寻访自己,别的且不说,这绝对是人才啊!目前用人之际...

    “请问仁兄,您贵姓,名谁?

    算了,小哥哥,再往上行三五里路便是我家宅院,不如我们家中叙话,想来你这一路奔波,旅途劳顿。到得宅中先行歇息,有甚话咱们等到来日再讲,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孟优的意思明确,有些话不要在这里讲,来日方长嘛,以后咱哥俩慢慢聊。

    马忠本没把眼前小孩放在心上,放在眼里也不过是受糜芳所托之事,糜芳对自己虽不仁,自己却不能对糜芳不义。

    听了孟优的言语后,马忠离去的决绝之心有所松动。

    听得孟优后面那“革命”二字,不由对眼前稚童多看了几眼,这用词讲究啊!

    马忠虽是一游侠儿,却是大户出身,祖上也是研究过《周易》的,并且靠此发家致富,不然哪来的草泥马?哪来的马家箭术?哪来的箭技“无的放矢”?

    马忠家的箭术其源头便是出自《周易》第五十六卦,旅卦,火山旅,离上艮下。

    倒数第五阴爻: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

    旅射野鸡,一箭射中,野鸡带箭飞走,终究得到善射的美名。

    射者非前期而中谓之善射,天下皆羿也。可乎?

    能从《周易》中悟得如此箭术,马忠祖上也是了不起的人物。故得此美誉:

    东方持弓善射之族,马之字也。后“盘马玩弓”这个词也是出自马家纨绔。马家的袖珍之说,也因此得名。

    马忠虽然读书不多,受那祖上影响《周易》却也通读过,“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

    所谓的“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就是说汤、武起来推翻前朝的残暴统治,建立新的王朝,是顺应时代人心的。

    虽未见到糜芳兄弟口中所谓的主公,马忠现在已经有了被眼前小厮圈粉的冲动。

    这小...朋友,口里的“革命”不就是指的变革天命吗?如今天下大乱,黄巾当道,财匮力尽,民不聊生。不正是变革之时吗?

    本欲撂下书信扭头便走的马忠,一听孟优言语,却勾起了对糜芳老弟口中的主公的好奇之心,有见上一见的冲动,没错,是冲动不是想法。小厮已是如此人物,那主公肯定不会浪得虚名,必然旷世奇才,正宜匡扶社稷之人。

    .....

    孟优对爹娘谎称,马忠是老师蔡邕的送信之人。吃罢晚饭,孟优和阿爹娘亲告退后,领着马忠来到自己的卧室之内。

    拿出马忠捎来的书信仔细查看,糜芳的书信这样写道:

    “.....臣本商人,经商于徐州...今当被俘,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主公不宜因芳之过错,举兵东上。解救吾于水火之中,陷主公于不义之内。

    当然,主公念臣之好,非要举兵东上,芳有一计,不知当讲与否...

    竺臣之兄长也,筠臣之家妹也,二者不可得兼乎?非也!今主公已得之吾妹,再而取兄长易如反掌也。

    主公,亦我所欲也,家兄,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乎?非也!今吾已拜您为主上,再而取义于兄长之信任。何如?

    生吾所欲也,死非吾所欲,却欲罢不能也...

    主公,臣才疏学浅,下面可能无法把文字精练出来了,我可以用白话文吗?”

    孟优读到此处,是糜芳盗版了出师表?还是诸葛亮抄袭了糜芳家书?

    孟优不得不深度怀疑,这不是历史。这是奇谈。

    孟优环顾了眼坐在自己卧室竹椅上的马忠,此人可是杀死过很多猛将啊...轻舒了口浊气,继续秉烛而读。

    马忠放下手中的《春秋》也顺势望了眼,眼前的小朋友,别说小孩子认字不少。

    可这糜芳兄弟的信到底写了多长啊?怎么还没看完...

    “主公啊,您觉得世界上有比生命更值得看重的东西吗?

    微臣想来,您肯定是有的,比如您最器重的下属,我的生命...那么,凡是一切为保全我生命的计谋,又有哪一种是不可用的呢?

    同样的,主公您认为世界上有比死亡更让人厌恶的事情吗?微臣猜测,您比任何主公更在意自己臣下的性命!那么为了臣下,只要是能够用来拯救臣于水火之中,又有哪一桩不可以干呢?

    可见,我们坚持道德固然重要,但为生存的理念做些让人出乎预料之事也是必要的啊...

    所以说主公啊,人活着所追求的、所要做的、所认为不齿的、所谓触碰了道德底线的,都是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啊!

    主公啊,家妹虽美艳不可方物,清丽可涤尘世。但不要因为贪恋美色而quot失其本心quot。用家妹暂时换取我,仅是权宜之计,我敢担保未来我兄长和家妹都是主公之人也。

    主公读到此信时,臣恐已抵达成都,今奋笔疾书,所求主公之事均为大义之举。对主上以后挥军东上,荡平中原,有前瞻之意义...“

    孟优...

    这糜芳是文臣还是武将啊?这智力可不像是68,250可能性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