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46、射箭先射人,千万别射马免费阅读
46、射箭先射人,千万别射马
    ()  “无敌啊,你的意思是糜芳老弟是他大哥糜竺派人带走的?”

    “主公您这是在喊我吗?惭愧啊...

    是的,主公大人。可以确定是他兄长糜竺。

    当晚我们被那妖女妖道用蒙汗药迷倒以后,第二日他们与那蒲元父子就达成协议,带走了糜芳兄弟。却把我留下,说是路上浪费粮食...”

    马忠说完,自嘲般一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难道你还希望自己被一起带走?孟优觉得马忠这一笑让自己很是迷茫。

    “糜芳的书信你可曾看过?”

    “主公,瞧您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是绝对不会私自偷看主公书信的。”

    “你瞧瞧你,误会我了不是?我的意思是糜芳没有说他妹妹的事吗?”

    “完全没有。糜芳老弟还有妹妹吗?”

    .....

    正在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之际,只听得周围锣鼓喧天,响彻孟优城的大街小巷。马忠首先提高警惕,这不会是敌军来袭吧?但却不见夜市的商贩和行人有丝毫慌乱之色,这就让马忠有些不解了,不禁好奇问道:

    “主公大人,这...锣鼓示警,怕是敌军来袭吧?”

    “无敌所言极对,不过不是敌军来袭击,是小股马贼骚扰,不甚要紧。这也是我们锻炼士卒的一种手段。”

    马忠望向自家主公,从主公稚嫩的面孔上只有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暗叹主公了不得啊,身处在夜市之中,有决胜城墙之外的自信,马忠越加确定自己跟对了人,对主公更加宾服。

    “主公,这次任务能否让我参战?”

    “哎,那怎么行。无敌初来乍到,只是马贼而已!杀鸡焉用牛刀哦...

    以后有的是机会嘛。

    我们且去城头观战,你也可以了解下,我们的杨都督,他会让你懂得什么才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一名小校自远处疾奔而来,见到自家领主一边抱拳施礼,一边紧急通报。

    “报告领主大人,这次马匪来袭。与往常有大多不同。杨都督让我来通知领主大人,暂时可去领主府躲避一下。”

    “这次来袭的马匪有何不同?”

    小校再次抱拳施礼恭敬道:

    “启禀领主大人,据都督观察,这次来袭的马匪帐中有首领坐镇。指挥有方,协调有度,而且马匪首领,武功不弱。都督已经派人去领主府请张辽将军助阵了。”

    孟优点头,让小校回去复命。这才带着马忠向孟优城南大门行去。

    为什么去南大门?废话,孟优城就俩大门,去往北大门的话是领主府的方向,孟优又不傻,马匪那点战力还不至于攻打东西两边的城墙。

    系统派兵骚扰,算是在孟优的请求下,小白的一次昧良心的操作。原则上,孟优城练兵不会有伤亡,那么没有伤亡的战争怎么起到练兵的效果?

    所以,这是实战。一旦失败孟优的领地必将万劫不复。

    孟优与马忠登上城头,首先看到的便是尘土飞扬,在夜色中,别问为什么二人都能看到。

    再仔细观看,孟优发现的确与往日不同,以前大多二三百骑,向多了说五百便了不得。

    城中才三千士卒,还真指望以少胜多?系统的马匪属性和现实的士卒是有差距的,那马匪的属性都是标配,武器,战马也是标配。

    武器还好说,孟优城有五十几把百炼唐刀,战马这一块,就是自己领地的软肋了。

    领地的马匹数不胜数,就算弄个五万匹都不在话下,可那不是战马!都是未经训练的野马和马场中刚刚培育的优良马种,根本未经历过战场的洗礼。

    在这月余的时间内,总共经历过三次马匪袭击,缴获战马三百余匹,完全不够用。

    今日看来,这乌泱泱一片,已经超过领地士卒的数量。

    这完全不对劲啊...

    “小白,你在搞什么啊?这至少五千马匪吧?你这是想先让我疯狂,再让我灭亡吗...”

    “不清楚。”

    “哦...”孟优话虽如此说,眼神里却藏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还有一位比他还兴奋,自然是孟优身旁的马忠。只见马忠已经从身上取下流言弓,搭上了袖珍箭。瞄准了马匪头领...

    “等等,无敌啊,射箭先射人,千万别射马...”

    “为何?”

    孟优没有回答马忠,只是伸手在马忠身后的*马上拍了一掌。*马那经受的起现如今孟优的一巴掌。稀溜溜大叫一声,如不是孟优另一只手抓住*马的缰绳,恐怕*马在这一掌之下早就奔向了敌军阵营。

    马忠不由得一阵心疼,拿弓搭箭的手也随之抖动了一下,赶忙回答孟优道:

    “主公,我懂了...”

    “懂了就好,还有一点,擒贼别擒王。”

    马忠刚要再问为何?想起刚才的情景,主公您够狠!哎,我特么不问了,你还能咋地?

    “无敌啊...你不问原因了吗?”

    马忠被孟优这声“无敌”叫得有点崩溃,心想,我这箭是射啊,还是射啊?

    “主公,以后喊我守信吧...我不问,我懂。”

    “好的,守信。杨都督有应敌之策,你先别忙着杀敌,既然你懂了,那你说说为何?”

    “主公的意思是把敌将杀死了,那马匪帮众自然就会撤退了。马匪撤退了,自然就没有马匹了。没有马匹,这一仗虽然胜利了,但是得不偿失。没有好处的战争,只能叫战,不能叫争。主公我理解的可对?”

    “知我者无敌也。”

    “谢主公谬赞...”

    马忠收起弓箭,趁着孟优没注意,偷偷擦了把额头的冷汗...

    古人诚不我欺,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马忠见孟优不慌不忙稳重有加,心中越是对主公佩服得紧,自愧不如之心有之,自尊心多少也受到了打击,人家还只是个孩童,再想想自己,仅有孩童的皮囊啊...

    孟优正仔细观察前方的阵营,哪有闲心理会此时马忠的心思。

    孟优越看这阵仗越觉得不对,这不是一波流啊,这是好几波...而且也不像是五千人,怎么还有步兵呢?

    再定睛细看,阵营对面飘荡着一杆帅字旗,帅旗之上写着一个斗大“蚩”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