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 64、味县周边免费阅读
64、味县周边
    在孟优的谆谆教诲下,马忠终于学到了精神力战法的一些皮毛…

    算是入门了吧。

    二人一边前行,马忠一边把知道的建宁城的情况,徐徐道来。

    当然,这些也是糜芳给他的小纸条上的。至于为何马忠不把小纸条拿出来,这就不得而知了。

    “位于东汉西南边陲的建宁城,可谓天高皇帝远,中央的权力触手完全没有能力伸展达到此处,就算远在成都的刘璋也只是一些形式上的任命,并没有实际的抉择权利。

    若说刘璋为了笼络蒲元父子,册封蒲元其父为味县县丞,是完全多此一举,蒲家早在三年以前,就在糜竺的帮助下控制味县所有咽喉命脉,可以说蒲家在味县跺跺脚周围四县的百姓,都可以嗅到铁沫子的味道。

    蒲家的味县之所以屹立不倒,还有一层原因...”

    “何种原因?”孟优把狗尾巴草丢到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他和其他匪寇控制另四座县城唯一不同之处,他卖的是铁器,不是盐巴。

    因为没有利益冲突。所以危险性也就降低不少。当然还有一点...”

    孟优对马忠这种拖延,实在是有些恼怒了。你特么想说就说,主公我哪有那些时间啊!!

    马忠看到自家主公表情,也没有回应一下自己,这讲故事的兴致瞬间低落了不少。

    “这四县的盐巴需要糜竺去接手,否则根本卖不出去。这就造就了,四座县城彼此不睦,却与味县交往深厚。

    175年前的建宁本就是一郡之地,后来因郡主大人,遇事多喜自作主张,不受约束。

    因此也导致此处多年来自由主义思想泛滥,也导致了东汉完全特殊的社会灾害的发源地。

    熟知建宁城情况的人都必须承认,这一论断是恰当的。

    只要想想,从各地流窜而来杀人越货的逃犯,和一批中饱私囊有些势力的贪官,隐姓埋名潜藏于此,再想想,蛮荒之地皆是盐矿,那些首先是打盐矿主意的所谓盐商、盐贩。

    不过贼耳!

    随着时间的推移,汇集于此的众多小帮小派被吞噬兼并,形成了如今马龙、崇明、东川、富源四个县城,成都的刘璋已无法调度。建宁的格局就这样形成了五足鼎立。”

    孟优听到此处,不由得来了兴致,于是问道:

    “这四县由谁控制?”

    “哦,先说说马龙县,在味县以北,算是面积比较大的县属单位,178年开始,马龙县就被泰山贼控制。”

    提起泰山贼,让孟优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臧霸,而后就是孙观...

    不过,此时的臧霸年岁尚小吧,真正掌握主导权的应该是臧霸之父臧戒。

    “臧戒原在山东地界,也就是泰安和济宁附近活动,后遇朝廷围杀,伤亡惨重,不得已下,带领仅有众部族,西下成都。

    此时跟随臧戒之人有孙观、孙康、昌豨、吴敦、尹礼等。”

    “哦...马兄继续。”这些人,孟优实属没啥印象,于是催促马忠继续。

    “崇明县白波,味县以南。

    比起泰山贼的名气,白波贼的星光却是要小不少,但一点都不妨碍白波贼比他们更厉害。既然鼎力肯定有其可取之处。

    看看白波贼有什么阵容,首领是郭太,属下杨奉、韩暹、胡才、李乐等。还有一位少年成名的俊杰:徐晃。”

    “等等,你是背书吧?你说徐晃也在此地?”孟优听到此处,心里也是痒了一下,自从来到东汉末年,自己除却张辽,就没收过一个像样的武将啊!

    “马忠啊,这建宁我们恐怕要多待些时日了...”

    “哦,”马忠都没心情问自家主公为何,就像报幕员一样,继续往下说:

    “东川黑山,味县以东...”

    不用说,这肯定是黑山贼,那西面孟优也猜出了个大概。

    白波贼虽牛,但黑山贼却更牛,孟优知道,如果真按照历史脚步走下去的话,白波贼以后挟持天子时,是因为大汉朝廷没一丝反抗能力。

    而黑山贼不同,他们肆虐时,汉灵帝还没死,天下还没有形成各镇诸侯割据的场景,但汉灵帝愣是与他们讲和,张燕一派人去洛阳投降,就立马封他们的首领为将军、校尉,还有举孝廉的权利,完全就成了合法的封疆大吏。

    他们先后与袁绍、曹操交战,虽然败多胜少,却给袁绍、曹操带来相当大的压力,最后在张燕的带领下,投奔曹操,成功洗白,封侯拜将。

    然而,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

    “那...东川何人盘踞于此?”

    “东川县,最主要的力量还是头领张燕以及杨凤、于毒、白绕、眭固、陶升等。”

    孟优听到,此处反而有点可惜...唉,生不逢时啊...好在,有我。

    “富源县是被一群水贼占据的...

    主公你不用问我,我也不懂,附近并无大的河流湖泊,而最近三五年内大批水贼向建宁城而来。

    这些水贼实在太多,又像是一个松散联盟,相互合作又相互竞争,其中比较出名的就是锦帆贼、九jiang以及海贼...可主公,此处无海啊...

    而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甘宁、周泰、蒋钦以及管承等。

    虽非同一体系,自成体系,而又如此统一来到无水之地,实在让属下费解...”

    “这个无须再说了,你再说说味县的情况。”

    “主公,要说味县可就不得了,建宁真正的土豪,你知道是何人吗?

    便是蒲元之父啊!蒲元家里养了什么?“。”糜芳家养了什么?还是。

    在这以宗族、乡党为纽带的社会中,对族里而言,外姓是;对乡里而言,外乡是。

    实际上是指在本地没有根基的外来者,因此“”往往不得不依附于地方强宗,以求托庇。

    这些会依附于四县马贼吗?当然不会!因为没有安全感。

    他们只会依附当地的土豪劣绅,建宁最大的家族是谁?毋庸置疑,受过糜竺照顾的蒲元父子啊!